永安侯此人,气量狭小,口蜜腹剑,奸诈狠毒,也最是记仇。平西侯和他不干掉,在天子面前令他出了丑。他表面和平西侯交恶,看似记恨在心于心。再后来,永安侯部分设计设计陷害平西侯,令平西侯彻底失了圣心,被被罢免官职。平西侯郁结于心,大病了一场。平西侯府,也至此衰败。平西侯和他不对付,在天子面前令他出了丑。他表面和平西侯交好,实则记恨于心。后来,永安侯设计陷害平西侯,令平西侯彻底失了圣心,被罢免官职。。...

永安侯此人,气量狭窄,口蜜腹剑,阴险狠毒,也最是记仇。

平西侯和他不对付,在天子面前令他出了丑。他表面和平西侯交好,实则记恨于心。后来,永安侯设计陷害平西侯,令平西侯彻底失了圣心,被罢免官职。

平西侯郁结于心,大病了一场。平西侯府,也就此败落。

那时,他已被毁容,平

书评(374)

我要评论
  • 子沉默&奴婢去

    白芷等了片刻,见主子沉默不语,有些诧异,试探着说道:“小姐,奴婢去倒杯热水来吧!”

  • 身子总&礼。今

    永安侯夫人有些诧异,主动上前,握住程锦容的手笑道:“你身子总算是好了。再有半个月,便是你的及笄礼。我已经吩咐下去,命人准备及笄礼。今儿个就要写请帖了……”

  • 。我打&及笄礼

    程锦容抬起眼,目光平静淡然:“多谢舅母费心,不过不必了。我打算回程家举行及笄礼!”

  • 病的人&,也不

    前来探病的人,统统拒之门外,一个都不见。就连永安侯来了,也不肯见。整日说不了几句话,对着身边的丫鬟也没了往日的随和亲切,神色淡漠,目光冷然。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