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为武将,该当为天子效命,为国朝效命。前生的贺祈,受这样的教育慢慢长大,理所当然地我以为武将就该带兵带兵打仗。直到去了边关,亲眼见到亲眼目睹成千上万的将士和百姓因战乱而死,亲身体验经历过了战场撕杀的毫无人性。他望着身边忠心的侍卫一个个死掉。他扬刀杀人,也不是为了战功,而前世的贺祈,受这样的教育长大,理所当然地以为武将就该领兵打仗。。...

身为武将,理当为天子尽忠,为国朝效死。

前世的贺祈,受这样的教育长大,理所当然地以为武将就该领兵打仗。

直至去了边关,亲眼目睹成千上万的将士和百姓因战乱而死,亲身经历了战场厮杀的残忍。

他看着身边忠心的侍卫一个个死去。

他扬刀杀人,不是为了战功,而是为了守护

书评(298)

我要评论
  • 容精致&,不怒

    她年约四旬,保养极佳,妆容精致,满头珠翠。看起来只有三旬左右。眼角略略上扬,精明外露,不怒而威。

  • 个二等&丫鬟也

    白芷心里暗暗叫苦不迭,硬着头皮跟了上去。几个二等丫鬟也随之跟了上来。

  • 样都得&每日衣

    身为名门闺秀,德言容功样样都得出挑。每日衣着穿戴,亦要精心。

  • 这个首&簪玉钗

    这个首饰匣是宫中御赐的珍品,共九层,每一层皆有三格,里面放着华贵精致的金簪玉钗耳环玉镯。

  • 色冷了&清艳的

    “退下!”程锦容神色冷了下来,清艳的脸庞浮上一层寒霜。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