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较起贺祈的“恶名昭彰”,裴璋美名远播,真是是传说中的别人家的儿子。裴璋身侧也有几个好友。人以类聚物以群分,贺祈的好友都是最有名的纨绔公子。裴璋身侧的少年,多是勤奋好学努力上进青春年少大有为的勋贵少年。贺祈和裴璋遥遥对望,各自冷冷一笑一声。目光锋利如实质,在裴璋身侧也有几个好友。。...

相比起贺祈的“恶名昭彰”,裴璋美名远播,简直就是传说中的别人家的儿子。

裴璋身侧也有几个好友。

人以类聚物以群分,贺祈的好友都是有名的纨绔公子。裴璋身侧的少年,多是好学上进年少有为的勋贵少年。

贺祈和裴璋遥遥对视,各自冷笑一声。

目光锐利如实质,在空中厮杀了

书评(317)

我要评论
  • 委蛇,&戒心后

    她虚与委蛇,待鞑靼太子对她失去戒心后,以迷药迷倒了鞑靼太子,用三寸利刃割破仇人的喉咙。

  • 宫中御&致的金

    这个首饰匣是宫中御赐的珍品,共九层,每一层皆有三格,里面放着华贵精致的金簪玉钗耳环玉镯。

  • 不语,&道:“

    白芷等了片刻,见主子沉默不语,有些诧异,试探着说道:“小姐,奴婢去倒杯热水来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