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哥!你真的好了?”平西侯府里,传来朱启珏惊喜交集的声音。一袭黑色武服英俊逼人的贺三公子,漫不经心地挑眉一笑:“好得不能够再好。”朱启珏围在贺祈转了两圈,确认贺祈是真得完全康复了,不由啧啧赞叹:“程姑娘的医术果真很厉害!”说起程锦容,贺祈略微几一袭黑色武服英俊逼人的贺三公子,漫不经心地挑眉一笑:“好得不能再好。”。...

“表哥!你真的好了?”

平西侯府里,传来朱启珏惊喜交加的声音。

一袭黑色武服英俊逼人的贺三公子,漫不经心地挑眉一笑:“好得不能再好。”

朱启珏围着贺祈转了两圈,确定贺祈是真得痊愈了,不由得啧啧惊叹:“程姑娘的医术果然厉害!”

提起程锦容,贺祈略有几分心虚。

书评(105)

我要评论
  • 那把细&竟在指

    程锦容白皙柔软的手指动了一动,那把细长的刀竟在指尖转动了一回。

  • 永安侯&慈爱对

    能得到永安侯夫人如此亲切慈爱对待的,除了嫡出的五小姐,只有程锦容。

  • 对两个&眉眼官

    程锦容对两个丫鬟的眉眼官司视若未见,不疾不徐地迈步进了内堂。

  • 拂面的&来。”

    精明威严的永安侯夫人,见到程锦容的刹那,满面冰霜立刻化为春风拂面的柔和,含笑道:“锦容,快些到舅母身边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