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国公府。天色微明,贺袀已站起身。他在宫中当值,每天早出晚归。每隔几日就得在宫中值岗一夜。昨日是御前侍卫大选,靖康帝定会亲手前来观战者。贺袀得早点入宫。魏氏亲手侍候贺袀换衣,边低声道:“三弟现在的怎么样了?昨日的御前侍卫大选,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前来。天色微明,贺袀已起身。。...

平国公府。

天色微明,贺袀已起身。

他在宫中当值,每日早出晚归。每隔两日就要在宫中值守一夜。今日是御前侍卫大选,宣和帝定会亲自前去观战。贺袀得早些进宫。

魏氏亲自伺候贺袀更衣,一边轻声道:“三弟现在怎么样了?今日的御前侍卫大选,也不知他能否前去。”

能去才怪

书评(264)

我要评论
  • “退下&寒霜。

    “退下!”程锦容神色冷了下来,清艳的脸庞浮上一层寒霜。

  • 出挑。&精心。

    身为名门闺秀,德言容功样样都得出挑。每日衣着穿戴,亦要精心。

  • 容精致&明外露

    她年约四旬,保养极佳,妆容精致,满头珠翠。看起来只有三旬左右。眼角略略上扬,精明外露,不怒而威。

  • 行刑前&改姓,

    行刑前的夜晚,她被救出天牢,易容装扮,更名改姓,逃出京城。

  • &白芷哪

    白芷哪里肯退,陪笑着说道:“奴婢还是留下伺候小姐吧!”

  • 伺候程&了自家

    伺候程锦容多年,白芷见惯了自家主子的美貌,夜半烛火下,依然有惊艳之感。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