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凇只好张嘴劝解怒气冲冲的兄长:“大哥息怒。三郎的亲事,你这个父亲,岂会袖手无论。”贺祈是平国公唯一的嫡子,是因为未来的平国公世子。他的妻子,是因为未来的一品国公夫人,贺家的当家主母。贺家儿郎定亲有子后,便要进军营。数年后,贺祈还得接任平国公,坐贺祈是平国公唯一的嫡子,也是未来的平国公世子。他的妻子,是未来的一品国公夫人,贺家的当家主母。。...

贺凇只得张口劝慰怒气冲冲的兄长:“大哥息怒。三郎的亲事,你这个父亲,岂能袖手不管。”

贺祈是平国公唯一的嫡子,也是未来的平国公世子。他的妻子,是未来的一品国公夫人,贺家的当家主母。

贺家儿郎成亲有子后,便要进军营。数年后,贺祈还得接替平国公,坐镇边关。贺祈的妻子,执掌内宅教

书评(189)

我要评论
  • 发间只&银钗。

    程锦容已穿戴整齐,一袭青衣罗裙,乌黑的长发半挽,发间只有一支银钗。和往日金娇玉贵的模样大相径庭。

  • &生活再

    可她不能死。生活再艰难不易,也得活下去。她要带着爹娘对她的深爱和希冀,好好地活下去。

  • 堂,畅&颇近,

    永安侯夫人住在听雪堂,畅春院离听雪堂颇近,盏茶功夫便到。

  • 的夜晚&,更名

    行刑前的夜晚,她被救出天牢,易容装扮,更名改姓,逃出京城。

  • 着穿戴&精心。

    身为名门闺秀,德言容功样样都得出挑。每日衣着穿戴,亦要精心。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