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望满心疑虑,面上却未流露出来,恭谨地问着:“国公爷相召,的吧是身体偶尔会不适感。下官这就为国公爷看诊。”“看诊之事不急。”平国公昨日的态度很亲切和蔼得令人头皮发痛:“我还没有用早膳。程军医得多巧,倒不如一起用早膳吧!”20-300程望表示拒绝,平国公已张嘴盼咐亲兵“看诊之事不急。”平国公今日的态度亲切和善得令人头皮发麻:“我还没用早膳。程军医来得巧,不如一同用早膳吧!”。...

程望满心疑虑,面上却未流露,恭敬地问道:“国公爷相召,想来是身体偶尔不适。下官这就为国公爷看诊。”

“看诊之事不急。”平国公今日的态度亲切和善得令人头皮发麻:“我还没用早膳。程军医来得巧,不如一同用早膳吧!”

不等程望拒绝,平国公已张口吩咐亲兵:“命人传早膳。”

书评(377)

我要评论
  • 即将到&来的恶

    离天亮还有两个时辰。她要养足体力精神,应对即将到来的恶战。

  • &望,为

    父亲程望,为了护住她的安危,以身为饵,引走了烧杀抢虐的一小股鞑靼骑兵,命丧箭下。

  • “退下&下来,

    “退下!”程锦容神色冷了下来,清艳的脸庞浮上一层寒霜。

  • 程锦容&司视若

    程锦容对两个丫鬟的眉眼官司视若未见,不疾不徐地迈步进了内堂。

  • 盏茶功&。

    永安侯夫人住在听雪堂,畅春院离听雪堂颇近,盏茶功夫便到。

  • 白芷心&随之跟

    白芷心里暗暗叫苦不迭,硬着头皮跟了上去。几个二等丫鬟也随之跟了上来。

  • &手中多

    她迅捷地伸手入枕下,寒光一闪,手中多了一把细长的刀。

  • ,都为&,只凭

    深爱她的爹娘,都为了她而死。国仇家恨,只凭她一人之力,如何能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