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炷香后。川柏端着一碗热粥进了营帐,笑着地说:“热粥了熬好了,公子乘热吃吧!”程望恍如未闻,眉头紧皱,目光定定地落在手里的信纸上。每次京城的小小姐来信,公子都是满怀欢欣,少说也得将信多次反复看个十数次。这下是怎么了?为何一脸异样?川柏自少年时起川柏端着一碗热粥进了营帐,笑着说道:“热粥已经熬好了,公子趁热吃吧!”。...

一炷香后。

川柏端着一碗热粥进了营帐,笑着说道:“热粥已经熬好了,公子趁热吃吧!”

程望恍若未闻,眉头紧皱,目光定定地落在手里的信纸上。

每次京城的小小姐来信,公子都是满心欢喜,少说也得将信反复看个十数次。这回是怎么了?为何一脸异样?

川柏自少时起伺候程望,

书评(441)

我要评论
  • &门闺秀

    身为名门闺秀,德言容功样样都得出挑。每日衣着穿戴,亦要精心。

  • 部落,&色,她

    鞑靼太子身受重伤,她被“请”进了鞑靼部落,为鞑靼太子医治。在重重看守下,她镇定地为鞑靼太子治伤。鞑靼太子的伤势很快有了起色,她被奉为上宾。

  • &战。

    离天亮还有两个时辰。她要养足体力精神,应对即将到来的恶战。

  • &的是,

    更奇怪的是,小姐两日前从药箱里取出这把稀奇古怪的刀后,便未离过手。睡觉时都要压在枕下……

  • 欠,柔&不是做

    “小姐,”值夜的大丫鬟白芷被细微的动静惊醒,从值夜的小榻上起身,强忍住呵欠,柔声问道:“是不是做噩梦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