皎洁的月光下,程望英俊的脸孔淡漠如冰。梅娘心里涌上陌生的酸涩苦楚。两年前她腹胀如割,我以为自己必死毫无疑问。被抬进军医营时,这个英俊男子会出现在她眼前,柔和地对她说:“不需要怕。睡上一觉,醒过来之后就都好了。”她喝下迷魂药,一睡是大半日。醒过来之后,腹部梅娘心里涌起熟悉的酸涩苦楚。。...

皎洁的月光下,程望俊美的脸孔冷漠如冰。

梅娘心里涌起熟悉的酸涩苦楚。

两年前她腹痛如割,以为自己必死无疑。被抬进军医营时,这个俊美男子出现在她眼前,温和地对她说:“不用担心。睡上一觉,醒来之后就都好了。”

她喝下迷药,一睡就是半日。醒来之后,腹部里的恶疮已被割除,伤

书评(315)

我要评论
  • 行刑前&改姓,

    行刑前的夜晚,她被救出天牢,易容装扮,更名改姓,逃出京城。

  • 个都不&。

    前来探病的人,统统拒之门外,一个都不见。就连永安侯来了,也不肯见。整日说不了几句话,对着身边的丫鬟也没了往日的随和亲切,神色淡漠,目光冷然。

  • 白芷分&。她的

    白芷分明是永安侯夫人派来的眼线。她的一举一动,皆在永安侯夫妇的掌控之下。

  • 说道:&“小姐

    白芷吓了一跳,急急说道:“小姐,小心,别被割破了手指……”

  • 每一层&格,里

    这个首饰匣是宫中御赐的珍品,共九层,每一层皆有三格,里面放着华贵精致的金簪玉钗耳环玉镯。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