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景宏问起事情的缘由经过。程锦容隐瞒了贺祈装病一事:“……贺三公子吃了不洁的食物,腹中绞痛,腹泻不止。我给他开了药方,歇上几日就好了。”“真是可惜。”程景安一脸惋惜地接...

程景宏问起事情的缘由经过。

程锦容隐瞒了贺祈装病一事:“……贺三公子吃了不洁的食物,腹中绞痛,腹泻不止。我给他开了药方,歇上几日就好了。”

“真是可惜。”程景安一脸惋惜地接过话茬:“明日的御前侍卫大选,贺三公子是不能去了。”

这一错过,就是一年。

程景宏不疑

书评(363)

我要评论
  • 更奇怪&古怪的

    更奇怪的是,小姐两日前从药箱里取出这把稀奇古怪的刀后,便未离过手。睡觉时都要压在枕下……

  • ,既细&且薄,

    这把刀,既细且薄,刀柄三寸,刀身也只有三寸。比常见的匕首还要短一些。以上好的精铁淬炼打磨而成。

  • 一动,&。

    程锦容白皙柔软的手指动了一动,那把细长的刀竟在指尖转动了一回。

  • 子重病&刑部大

    二皇子与储位失之交臂,大皇子被立为储君。裴皇后自尽身亡,六皇子重病而逝,永安侯犯下欺君之罪,永安侯府满门入了刑部大狱。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