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的俊脸,没了往昔的神采飞扬。眉头紧皱,面容泛白。黑眸也有些怏怏无神。生病了之人,多面有苦色,唉声叹气愁眉苦脸皆是常事。患得患失动辙失声痛哭的也他不在少数。程锦容早以见惯各式各样的病患。看见贺祈此时的虚弱无力模样,程锦容竟有些心潮难平。说不清是忧心还眉头紧皱,面容泛白。黑眸也有些怏怏无神。。...

熟悉的俊脸,没了往日的神采飞扬。

眉头紧皱,面容泛白。黑眸也有些怏怏无神。

生病之人,多面有苦色,唉声叹气愁眉苦脸皆是常事。患得患失动辄痛哭的也不在少数。程锦容早已见惯各式各样的病患。

见到贺祈此时的虚弱模样,程锦容竟有些心潮难平。说不清是忧心还是愤怒,抑或两者有之

书评(368)

我要评论
  • 连永安&整日说

    前来探病的人,统统拒之门外,一个都不见。就连永安侯来了,也不肯见。整日说不了几句话,对着身边的丫鬟也没了往日的随和亲切,神色淡漠,目光冷然。

  • 子。他&以牵制

    自住进永安侯府的那一刻开始,她就成了永安侯夫妇手中的棋子。他们用“和善亲切”,编织了一张密密实实的网,将一无所知的她困在永安侯府内宅里。用以牵制宫中的裴皇后……

  • 台上放&着精巧

    粉色的轻纱帐幔,绣着美人的屏风,梳妆台上放着精巧的首饰匣。

  • 司视若&徐地迈

    程锦容对两个丫鬟的眉眼官司视若未见,不疾不徐地迈步进了内堂。

  • 容功样&出挑。

    身为名门闺秀,德言容功样样都得出挑。每日衣着穿戴,亦要精心。

  • 岁。离&的虚伪

    这一年,她只有十五岁。离及笄还有半个月,和裴璋的亲事尚未定下。永安侯夫妇的虚伪丑恶嘴脸尚未曝露,裴皇后好端端地活在宫中,父亲程望还是边军里的六品医官……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