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民药堂和往昔一样忙绿。前去看诊的病患里,乏有前去回诊的。对着新来的病患呢喃:“你领的是谁的号牌?小程大夫的医术毕竟是极佳的。但是,但是还来程姑娘……”“前些时候时日,有一个腹胀得死去活来的病患来药堂。别的大夫查不出病因,束手无措。程姑娘命人将前来看诊的病患里,不乏前来复诊的。对着新来的病患低语:“你领的是谁的号牌?小程大夫的医术当然是极好的。不过,还是不及程姑娘……”。...

惠民药堂和往日一样忙碌。

前来看诊的病患里,不乏前来复诊的。对着新来的病患低语:“你领的是谁的号牌?小程大夫的医术当然是极好的。不过,还是不及程姑娘……”

“前些时日,有一个腹痛得死去活来的病患来药堂。别的大夫查不出病因,束手无措。程姑娘命人将那个病患抬到后堂,听闻是用刀为

书评(300)

我要评论
  • 半年后&鞑靼铁

    半年后,宣和帝病逝,宣德帝登基,大楚朝内斗不休。心怀怨恨不甘的二皇子引来外敌,鞑靼铁骑踏进边关,踏破平原。大楚朝生灵涂炭,将士百姓死伤不计其数。

  • 镶嵌着&火中熠

    镶嵌着各色宝石的璎珞项圈随意搁置一旁,在柔和的烛火中熠熠生辉。

  • 容精致&旬左右

    她年约四旬,保养极佳,妆容精致,满头珠翠。看起来只有三旬左右。眼角略略上扬,精明外露,不怒而威。

  • 额上冷&蹦出胸

    额上冷汗涔涔,呼吸急促紊乱,心跳剧烈,似要蹦出胸膛。

  • &和。此

    小姐素来好性子,对身边人最是温和。此时眉眼沉凝,透出凛然的寒意。她竟无勇气和小姐对视,只得低头应了声是,退了出去。

  • &她被“

    鞑靼太子身受重伤,她被“请”进了鞑靼部落,为鞑靼太子医治。在重重看守下,她镇定地为鞑靼太子治伤。鞑靼太子的伤势很快有了起色,她被奉为上宾。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