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祈和朱启珏一起咧嘴笑笑了出来。只要你郑清淮嘴贱的时候没扯到自己,但是挺有趣的的。被无情侮辱的叶凌云,一怒之下出剑。郑清淮比他强的不多,也就那么一点点。之后又和朱启珏打了一场,此时全身有心无力。叶凌云奋勇一次出手,郑清淮竟节节败逃败逃。被叶凌云手中的宝剑追着只要郑清淮嘴贱的时候没扯到自己,还是挺有趣的。。...

贺祈和朱启珏一同咧嘴笑了起来。

只要郑清淮嘴贱的时候没扯到自己,还是挺有趣的。

被无情羞辱的叶凌云,一怒之下出剑。

郑清淮比他强的不多,也就那么一点点。之前又和朱启珏打了一场,此时全身无力。叶凌云奋力出手,郑清淮竟节节败退。被叶凌云手中的宝剑追着狼狈鼠窜。

书评(148)

我要评论
  • 那般撕&悔不当

    尘封在心底的记忆袭卷上心头,没了当年那般撕心裂肺的痛苦,只余淡淡的酸涩和悔不当初的恨意。

  • ,在柔&和的烛

    镶嵌着各色宝石的璎珞项圈随意搁置一旁,在柔和的烛火中熠熠生辉。

  • 了永安&疼爱,

    内宅管事们早已见惯了永安侯夫人对表小姐异乎寻常的疼爱,以眼角余光瞄了过去。

  • 岁起住&不到一

    她自两岁起住进外祖家,及笄后和表哥裴璋定下亲事。回程家待嫁,不到一年,嫁入永安侯府,成了永安侯世子夫人。

  • 目中闪&讶然。

    永安侯夫人身边的大丫鬟白薇笑盈盈地迎了出来,行了一礼。目中闪过一丝讶然。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