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祈他的背影程锦容兄妹四人进了药堂,接着下马回了平国公府。朱启珏和郑清淮也一起骑着马跟进。说一句心里话,他们两个都没耐心习武,对御前侍卫大选更是半点兴趣都也没。贺祈什么也不多说,就拿拳头在他们面前晃了晃,顺便冷冷一笑一声。接着他们异口同声地改了口……就朱启珏和郑清淮也一同骑马跟上。。...

贺祈目送程锦容兄妹四人进了药堂,然后上马回了平国公府。

朱启珏和郑清淮也一同骑马跟上。

说句心里话,他们两个都没耐心练武,对御前侍卫大选更是半点兴趣都没有。

贺祈什么也不多说,就拿拳头在他们面前晃了晃,顺带冷笑一声。然后他们异口同声地改了口……

就当是陪贺三

书评(234)

我要评论
  • ,亲娘&身边的

    白芷是家生子,亲娘是永安侯夫人身边的管事妈妈。五年前到了畅春院伺候,是程锦容身边的一等大丫鬟。

  • ,目光&多谢舅

    程锦容抬起眼,目光平静淡然:“多谢舅母费心,不过不必了。我打算回程家举行及笄礼!”

  • ,引走&鞑靼骑

    父亲程望,为了护住她的安危,以身为饵,引走了烧杀抢虐的一小股鞑靼骑兵,命丧箭下。

  • 了一跳&“小姐

    白芷吓了一跳,急急说道:“小姐,小心,别被割破了手指……”

  • 动,皆&在永安

    白芷分明是永安侯夫人派来的眼线。她的一举一动,皆在永安侯夫妇的掌控之下。

  • 所知的&裴皇后

    自住进永安侯府的那一刻开始,她就成了永安侯夫妇手中的棋子。他们用“和善亲切”,编织了一张密密实实的网,将一无所知的她困在永安侯府内宅里。用以牵制宫中的裴皇后……

  • 里肯退&留下伺

    白芷哪里肯退,陪笑着说道:“奴婢还是留下伺候小姐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