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锦容一席话,不疾不徐,如溪水潺潺,汩汩流淌进耳中。片刻前一脸冷厉的贺祈,就如这头被抚慰了的凶兽,利刺全数收起来,嘴角笑吟吟:“程姑娘言之有理。”接着,扭头对叶轻云地说:“昨日程姑娘求情,至此只得。以后,你接着来药堂闹事胡来,别怪我不客套!”叶轻云:片刻前满脸冷厉的贺祈,就如一头被安抚了的凶兽,利刺尽数收起,嘴角含笑:“程姑娘言之有理。”。...

程锦容一席话,不疾不徐,如溪水潺潺,流淌进耳中。

片刻前满脸冷厉的贺祈,就如一头被安抚了的凶兽,利刺尽数收起,嘴角含笑:“程姑娘言之有理。”

然后,转头对叶轻云说道:“今日程姑娘说情,就此作罢。以后,你再来药堂滋事胡闹,别怪我不客气!”

叶轻云:“……”

书评(475)

我要评论
  • ,忍辱&威之下

    宣德帝不想做亡国君,忍辱求和,割让半壁江山。边关十几座边镇的百姓,皆活在鞑靼铁骑的淫威之下。

  • 及笄还&边军里

    这一年,她只有十五岁。离及笄还有半个月,和裴璋的亲事尚未定下。永安侯夫妇的虚伪丑恶嘴脸尚未曝露,裴皇后好端端地活在宫中,父亲程望还是边军里的六品医官……

  • 容,快&些到舅

    精明威严的永安侯夫人,见到程锦容的刹那,满面冰霜立刻化为春风拂面的柔和,含笑道:“锦容,快些到舅母身边来。”

  • &利刃割

    她虚与委蛇,待鞑靼太子对她失去戒心后,以迷药迷倒了鞑靼太子,用三寸利刃割破仇人的喉咙。

  • 的眼线&之下。

    白芷分明是永安侯夫人派来的眼线。她的一举一动,皆在永安侯夫妇的掌控之下。

  • 算是好&有半个

    永安侯夫人有些诧异,主动上前,握住程锦容的手笑道:“你身子总算是好了。再有半个月,便是你的及笄礼。我已经吩咐下去,命人准备及笄礼。今儿个就要写请帖了……”

  • 每一层&面放着

    这个首饰匣是宫中御赐的珍品,共九层,每一层皆有三格,里面放着华贵精致的金簪玉钗耳环玉镯。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