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景宏少年老成,对弟妹非常爱惜。自程锦容回了程家之后,程景宏理所当然地将程锦容连同列入羽翼下。就算羽翼不算厚实,有些瘦弱。却一个兄长对妹妹最真诚的呵护关切。这位红衣少女,显然又是一个来滋事的名门贵女。程景宏安心不下,要一起下马车,也在情理哪怕羽翼不算厚重,有些单薄。却是一个兄长对妹妹最真挚的呵护关切。。...

程景宏少年老成,对弟妹十分爱护。自程锦容回了程家之后,程景宏理所当然地将程锦容一并纳入羽翼下。

哪怕羽翼不算厚重,有些单薄。却是一个兄长对妹妹最真挚的呵护关切。

这位红衣少女,显然又是一个来寻衅的名门贵女。程景宏放心不下,要一同下马车,也在情理之中。

程锦容无暇多想

书评(344)

我要评论
  • 消失,&容大夫

    程锦容这个名字彻底消失,苦寒边镇里多了一个以行医为生的容大夫。

  • 夜半烛&惊艳之

    伺候程锦容多年,白芷见惯了自家主子的美貌,夜半烛火下,依然有惊艳之感。

  • 与储位&犯下欺

    二皇子与储位失之交臂,大皇子被立为储君。裴皇后自尽身亡,六皇子重病而逝,永安侯犯下欺君之罪,永安侯府满门入了刑部大狱。

  • 无人敢&口,一

    十余位内宅管事束手恭立,无人敢随意张口,一派肃穆安静。

  • 门闺秀&,德言

    身为名门闺秀,德言容功样样都得出挑。每日衣着穿戴,亦要精心。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