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国公府。朱启珏鼻青脸肿,叶凌云比朱启珏强了那么一点点……伤都在身上!这等“优待”,是叶凌云奋勇努力争取来的。想后来,贺三挑眉邪魅一笑,伸拳就得揍人时,他勇敢地地吼了一声:“打人不狠狠的打脸!”结果,贺三“屈服于”于他的威风凛凛之下,拳头只敢落在他的身上,根朱启珏鼻青脸肿,叶凌云比朱启珏强了那么一点点……伤都在身上!。...

靖国公府。

朱启珏鼻青脸肿,叶凌云比朱启珏强了那么一点点……伤都在身上!

这等“优待”,是叶凌云奋力争取来的。想当时,贺三挑眉邪魅一笑,伸拳就要揍人时,他勇敢地吼了一声:“打人不打脸!”

结果,贺三“屈服”于他的威武之下,拳头只敢落在他的身上,根本就没敢碰他的俊脸。

书评(196)

我要评论
  • !”程&上一层

    “退下!”程锦容神色冷了下来,清艳的脸庞浮上一层寒霜。

  • 珞项圈&熠生辉

    镶嵌着各色宝石的璎珞项圈随意搁置一旁,在柔和的烛火中熠熠生辉。

  • 安侯夫&物。

    永安侯夫人端坐在上首。身为裴皇后的娘家长嫂,一品诰命夫人,永安侯夫人无疑是京城贵妇圈里最顶尖的人物。

  • 破仇人&的喉咙

    她虚与委蛇,待鞑靼太子对她失去戒心后,以迷药迷倒了鞑靼太子,用三寸利刃割破仇人的喉咙。

  • 白芷哪&:“奴

    白芷哪里肯退,陪笑着说道:“奴婢还是留下伺候小姐吧!”

  • 永安侯&堂,畅

    永安侯夫人住在听雪堂,畅春院离听雪堂颇近,盏茶功夫便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