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启瑄又白又嫩又甜的小脸上,浮起愤懑的红潮。她生得如玉小巧精致,脸蛋也稍显圆润饱满。平时最犯忌别人说起“能吃”“圆润饱满”这两个词。是,她是能吃了那么一点点。一日三餐之外,还得加两顿点心一顿夜宵……但是,她在人前从来不否认这一点。程锦容究竟是怎么看出的她生得玲珑小巧,脸蛋也略显圆润。平日最忌讳别人提起“能吃”“圆润”这两个词。。...

朱启瑄又白又嫩又甜的小脸上,浮起悲愤的红潮。

她生得玲珑小巧,脸蛋也略显圆润。平日最忌讳别人提起“能吃”“圆润”这两个词。

是,她是能吃了那么一点点。一日三餐之外,还要加两顿点心一顿夜宵……不过,她在人前从不承认这一点。

程锦容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

程锦容似

书评(82)

我要评论
  • 重伤,&鞑靼太

    鞑靼太子身受重伤,她被“请”进了鞑靼部落,为鞑靼太子医治。在重重看守下,她镇定地为鞑靼太子治伤。鞑靼太子的伤势很快有了起色,她被奉为上宾。

  • ,从值&噩梦了

    “小姐,”值夜的大丫鬟白芷被细微的动静惊醒,从值夜的小榻上起身,强忍住呵欠,柔声问道:“是不是做噩梦了?”

  • &丫鬟也

    白芷心里暗暗叫苦不迭,硬着头皮跟了上去。几个二等丫鬟也随之跟了上来。

  • 不语,&小姐,

    白芷等了片刻,见主子沉默不语,有些诧异,试探着说道:“小姐,奴婢去倒杯热水来吧!”

  • &待鞑靼

    她虚与委蛇,待鞑靼太子对她失去戒心后,以迷药迷倒了鞑靼太子,用三寸利刃割破仇人的喉咙。

  • &每日衣

    身为名门闺秀,德言容功样样都得出挑。每日衣着穿戴,亦要精心。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