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渐晚。程家兄妹一同坐马车回府。程锦宜终于等到得了空闲,很好奇地问着:“容堂姐,你是怎么打发掉走了那位郑二小姐?”程景安是一肚子很好奇:“是啊!一群人来势汹汹,怎么没到片刻就走了?”程锦容顺口笑道:“我给她看诊开了药方,她拿着药方便离开了了。”就这程家兄妹一起坐马车回府。。...

天色渐晚。

程家兄妹一起坐马车回府。

程锦宜终于得了空闲,好奇地问道:“容堂姐,你是怎么打发走了那位郑二小姐?”

程景安也是一肚子好奇:“是啊!一群人来势汹汹,怎么没到片刻就走了?”

程锦容随口笑道:“我给她看诊开了药方,她拿着药方便离开了。”

就这

书评(305)

我要评论
  • 她失去&药迷倒

    她虚与委蛇,待鞑靼太子对她失去戒心后,以迷药迷倒了鞑靼太子,用三寸利刃割破仇人的喉咙。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