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总管神清气爽地回了大堂,走到程锦容身边:“程姑娘,郑二小姐在后堂十九号屋子里候着。”杜总管说十七这个数字,也如常人相同,喊做幺四。谐音和快死差不多。程锦容抬起头看了神色自若的杜总管几眼。这位杜总管,平时望着稳重大气做事圆滑世故,作弄起人来,实际上杜管事说十四这个数字,也如常人不同,喊做幺四。。...

杜管事神清气爽地回了大堂,走到程锦容身边:“程姑娘,郑二小姐在后堂十四号屋子里候着。”

杜管事说十四这个数字,也如常人不同,喊做幺四。

谐音和要死差不多。

程锦容抬头看了神色自若的杜管事一眼。

这位杜管事,平日看着沉稳大气行事圆滑,捉弄起人来,其实最是促狭。

书评(280)

我要评论
  • 的少女&。

    十五岁的少女,无需珠翠锦缎,没有任何妆点,美得惊心动魄。

  • 得活下&要带着

    可她不能死。生活再艰难不易,也得活下去。她要带着爹娘对她的深爱和希冀,好好地活下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