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堂妹,你在裴家住了十多年,么从来没有出府做过客?”午饭后,有小半个时辰的休息时间。程景宏终于等到有机会,将心里的疑问问出了口。程锦容嗯了一声:“我平时多是独自一人读医书,或者伺弄药草。”程景安脱口而出道:“你在裴家这么多年,过的是这样的日子?这程景宏终于有机会,将心里的疑问问出了口。。...

“容堂妹,你在裴家住了十几年,难道从未出府做过客?”

午饭后,有小半个时辰的休息时间。

程景宏终于有机会,将心里的疑问问出了口。

程锦容嗯了一声:“我平日多是独自读医书,或是伺弄药草。”

程景安脱口而出道:“你在裴家这么多年,过的就是这样的日子?这哪里是照顾

书评(301)

我要评论
  • 她失去&太子,

    她虚与委蛇,待鞑靼太子对她失去戒心后,以迷药迷倒了鞑靼太子,用三寸利刃割破仇人的喉咙。

  • &连永安

    前来探病的人,统统拒之门外,一个都不见。就连永安侯来了,也不肯见。整日说不了几句话,对着身边的丫鬟也没了往日的随和亲切,神色淡漠,目光冷然。

  • ,”值&:“是

    “小姐,”值夜的大丫鬟白芷被细微的动静惊醒,从值夜的小榻上起身,强忍住呵欠,柔声问道:“是不是做噩梦了?”

  • 途遥远&。

    她幼年丧母,父亲程望被征派为军医。路途遥远,边关苦寒。父亲不舍她奔波受苦,在舅兄热忱的挽留下,将她留在了京城。

  • &,忍辱

    宣德帝不想做亡国君,忍辱求和,割让半壁江山。边关十几座边镇的百姓,皆活在鞑靼铁骑的淫威之下。

  • 臂,大&立为储

    二皇子与储位失之交臂,大皇子被立为储君。裴皇后自尽身亡,六皇子重病而逝,永安侯犯下欺君之罪,永安侯府满门入了刑部大狱。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