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间又是回诊的日子。程锦容兄妹四人一同去了卫国公府。昨日贺祈也没来。就连朱启珏等人也未亮相。在床榻上躺了半个多月的江尧,腿伤颇有好转,精神也颇佳。不像往昔那般哭唧唧,一张脸孔倒也算是上眉清目秀。程景宏一弯下腰伤口换药,江尧又就惨呼连声。众人:“……程锦容兄妹四人一起去了卫国公府。。...

转眼又是复诊的日子。

程锦容兄妹四人一起去了卫国公府。

今日贺祈没有来。就连朱启珏等人也未现身。

在床榻上躺了半个多月的江尧,腿伤颇有好转,精神也颇佳。不像往日那般哭唧唧,一张脸孔倒也算得上俊俏。

程景宏一俯身换药,江尧又开始惨呼连连。

众人:“……

书评(229)

我要评论
  • 病的人&鬟也没

    前来探病的人,统统拒之门外,一个都不见。就连永安侯来了,也不肯见。整日说不了几句话,对着身边的丫鬟也没了往日的随和亲切,神色淡漠,目光冷然。

  • 永安侯&除了嫡

    能得到永安侯夫人如此亲切慈爱对待的,除了嫡出的五小姐,只有程锦容。

  • &寻常的

    内宅管事们早已见惯了永安侯夫人对表小姐异乎寻常的疼爱,以眼角余光瞄了过去。

  • 主子的&火下,

    伺候程锦容多年,白芷见惯了自家主子的美貌,夜半烛火下,依然有惊艳之感。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