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夫人更年轻时有“胭脂虎”的绰号,擅弓马,刀法不弱男子。也因而,老平国公畏妻如虎。而如今太夫人一把年纪了,手劲却是不小。此时心里泛酸,手上用了三分力。饶是贺祈脸厚,也被拧得龇牙咧嘴:“诶哟!祖母!对着最宠爱的孙子,你怎么下得了手!”太夫人又被气如今太夫人一把年纪了,手劲却是不小。此时心里泛酸,手上用了三分力。。...

太夫人年轻时有“胭脂虎”的绰号,擅骑射,刀法不弱男子。也因此,老平国公畏妻如虎。

如今太夫人一把年纪了,手劲却是不小。此时心里泛酸,手上用了三分力。

饶是贺祈脸厚,也被拧得龇牙咧嘴:“诶哟!祖母!对着最疼爱的孙子,你怎么下得了手!”

太夫人又被气乐了,笑骂道:“混账

书评(90)

我要评论
  • 心裂肺&初的恨

    尘封在心底的记忆袭卷上心头,没了当年那般撕心裂肺的痛苦,只余淡淡的酸涩和悔不当初的恨意。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