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怎么样,好不容易抚慰住了裴皇后。永安侯夫人又是低下头又是赔笑,九牛二虎之力唇舌,明说得口干舌燥。半个时辰后,永安侯夫人身心俱疲地出了椒房殿。照旧是菘蓝送永安侯夫人去宫门处。“好好的侍候娘娘,”永安侯夫人深深地地看了菘蓝几眼:“你对娘娘的忠心,侯爷和我都看永安侯夫人又是低头又是陪笑,费尽唇舌,直说得口干舌燥。。...

不管怎么样,总算安抚住了裴皇后。

永安侯夫人又是低头又是陪笑,费尽唇舌,直说得口干舌燥。

半个时辰后,永安侯夫人身心俱疲地出了椒房殿。

照例是菘蓝送永安侯夫人去宫门处。

“好好伺候娘娘,”永安侯夫人深深地看了菘蓝一眼:“你对娘娘的忠心,侯爷和我都看在眼里。”

书评(149)

我要评论
  • 边的大&过一丝

    永安侯夫人身边的大丫鬟白薇笑盈盈地迎了出来,行了一礼。目中闪过一丝讶然。

  • 小姐两&过手。

    更奇怪的是,小姐两日前从药箱里取出这把稀奇古怪的刀后,便未离过手。睡觉时都要压在枕下……

  • 地伸手&了一把

    她迅捷地伸手入枕下,寒光一闪,手中多了一把细长的刀。

  • 安侯夫&面冰霜

    精明威严的永安侯夫人,见到程锦容的刹那,满面冰霜立刻化为春风拂面的柔和,含笑道:“锦容,快些到舅母身边来。”

  • ,主动&备及笄

    永安侯夫人有些诧异,主动上前,握住程锦容的手笑道:“你身子总算是好了。再有半个月,便是你的及笄礼。我已经吩咐下去,命人准备及笄礼。今儿个就要写请帖了……”

  • 意。她&气和小

    小姐素来好性子,对身边人最是温和。此时眉眼沉凝,透出凛然的寒意。她竟无勇气和小姐对视,只得低头应了声是,退了出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