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身没见过皇后娘娘。”永安侯夫人神色一切如常,笑着行了一礼。凝望窗外的裴皇后既未扭头,也也没出声。永安侯夫人不能够站起身,只好再次继续维持着施礼的姿势。锦心目中蹿出一丝火苗。这个裴婉如,但是是个傀儡替身。竟也敢折辱永安侯夫人!蓼蓝以严历的目光劝阻锦心的永安侯夫人神色如常,笑着行了一礼。。...

“妾身见过皇后娘娘。”

永安侯夫人神色如常,笑着行了一礼。

凝视窗外的裴皇后既未转头,也没有出声。永安侯夫人不能起身,只得继续维持着行礼的姿势。

青黛目中蹿出一丝火苗。

这个裴婉如,不过是个傀儡替身。竟也敢折辱永安侯夫人!

菘蓝以严厉的目光制止青黛的

书评(396)

我要评论
  • &置一旁

    镶嵌着各色宝石的璎珞项圈随意搁置一旁,在柔和的烛火中熠熠生辉。

  • 牢,易&,更名

    行刑前的夜晚,她被救出天牢,易容装扮,更名改姓,逃出京城。

  • 丫鬟白&?”

    “小姐,”值夜的大丫鬟白芷被细微的动静惊醒,从值夜的小榻上起身,强忍住呵欠,柔声问道:“是不是做噩梦了?”

  • 随意张&派肃穆

    十余位内宅管事束手恭立,无人敢随意张口,一派肃穆安静。

  • 个时辰&即将到

    离天亮还有两个时辰。她要养足体力精神,应对即将到来的恶战。

  • ,呼吸&急促紊

    额上冷汗涔涔,呼吸急促紊乱,心跳剧烈,似要蹦出胸膛。

  • 医官…&…

    这一年,她只有十五岁。离及笄还有半个月,和裴璋的亲事尚未定下。永安侯夫妇的虚伪丑恶嘴脸尚未曝露,裴皇后好端端地活在宫中,父亲程望还是边军里的六品医官……

  • 公婆待&,时有

    夫婿对她关怀备至,公婆待她和善亲切。体弱多病的裴皇后,对她这个娘家侄女兼侄媳青睐有加,时有厚赏。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