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婉清休养半年,身体颇见明显好转。他久未更亲近发妻,那一日来了兴致,在她的寝宫里借宿。大约是太过卤莽了些,前一日,裴婉清又病重了,患了心疾,愈加沉郁少言。临产生子后,她的心疾未见明显好转,始终闭宫休养。任何一个男子,遇上这样的情形都要有些变扭。更更何况,他久未亲近发妻,那一日来了兴致,在她的寝宫里留宿。大概是太过孟浪了些,隔日,裴婉清又病倒了,患了心疾,愈发阴郁少言。。...

裴婉清养病两年,身体颇见好转。

他久未亲近发妻,那一日来了兴致,在她的寝宫里留宿。大概是太过孟浪了些,隔日,裴婉清又病倒了,患了心疾,愈发阴郁少言。

临盆生子后,她的心疾未见好转,一直闭宫养病。

任何一个男子,遇到这样的情形都会有些别扭。更何况,他是大楚朝的太子,身

书评(347)

我要评论
  • 石的璎&珞项圈

    镶嵌着各色宝石的璎珞项圈随意搁置一旁,在柔和的烛火中熠熠生辉。

  • &!”程

    “退下!”程锦容神色冷了下来,清艳的脸庞浮上一层寒霜。

  • 异,试&奴婢去

    白芷等了片刻,见主子沉默不语,有些诧异,试探着说道:“小姐,奴婢去倒杯热水来吧!”

  • 已见惯&了永安

    内宅管事们早已见惯了永安侯夫人对表小姐异乎寻常的疼爱,以眼角余光瞄了过去。

  • 裴璋的&脸尚未

    这一年,她只有十五岁。离及笄还有半个月,和裴璋的亲事尚未定下。永安侯夫妇的虚伪丑恶嘴脸尚未曝露,裴皇后好端端地活在宫中,父亲程望还是边军里的六品医官……

  • &壁江山

    宣德帝不想做亡国君,忍辱求和,割让半壁江山。边关十几座边镇的百姓,皆活在鞑靼铁骑的淫威之下。

  • ,她被&容装扮

    行刑前的夜晚,她被救出天牢,易容装扮,更名改姓,逃出京城。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