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是菘蓝城府颇深,也不由得变了面色,抬起头看向裴皇后。裴皇后有多想见程锦容,没人比菘蓝更很清楚。这么好的机会摆在眼前,裴皇后岂会不应?一但裴皇后点了头,六皇子要带程锦容入宫,谁能拦得住?裴皇后是一怔,缄默片刻,出人意料地轻轻地摇摇头。为什么?“为什裴皇后有多想见程锦容,没人比菘蓝更清楚。。...

饶是菘蓝城府颇深,也不禁变了面色,抬头看向裴皇后。

裴皇后有多想见程锦容,没人比菘蓝更清楚。

这么好的机会摆在眼前,裴皇后岂能不应?一旦裴皇后点了头,六皇子要带程锦容进宫,谁能拦得住?

裴皇后也是一怔,沉默片刻,出人意料地轻轻摇头。

为什么?

“为什

书评(414)

我要评论
  • 了。再&月,便

    永安侯夫人有些诧异,主动上前,握住程锦容的手笑道:“你身子总算是好了。再有半个月,便是你的及笄礼。我已经吩咐下去,命人准备及笄礼。今儿个就要写请帖了……”

  • 夜的大&,从值

    “小姐,”值夜的大丫鬟白芷被细微的动静惊醒,从值夜的小榻上起身,强忍住呵欠,柔声问道:“是不是做噩梦了?”

  • 里肯退&:“奴

    白芷哪里肯退,陪笑着说道:“奴婢还是留下伺候小姐吧!”

  • ,呼吸&,似要

    额上冷汗涔涔,呼吸急促紊乱,心跳剧烈,似要蹦出胸膛。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