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皇后闭宫休养,对宫中诸事基本上无论不问。但是,事涉六皇子,钱丞相怎么也敢绕开裴皇后。一个时辰前,打发掉人报信到了椒房殿。青黛和菘蓝都是心思更为细腻敏锐的直觉之人,闻听六皇子是和裴璋一同擅自出宫,心里俱是一沉。脑海中不约而同地涌上最令人惊骇焦躁的猜想。不过,事涉六皇子,钱太傅怎么也不敢绕过裴皇后。一个时辰前,打发人送信到了椒房殿。。...

裴皇后闭宫养病,对宫中诸事几乎不管不问。

不过,事涉六皇子,钱太傅怎么也不敢绕过裴皇后。一个时辰前,打发人送信到了椒房殿。

青黛和菘蓝都是心思细腻敏锐之人,听闻六皇子是和裴璋一起私自出宫,心里俱是一沉。脑海中不约而同地涌起最令人惊惧不安的猜想。

菘蓝尚且按捺得住,青

书评(352)

我要评论
  • 永安侯&了出来

    永安侯夫人身边的大丫鬟白薇笑盈盈地迎了出来,行了一礼。目中闪过一丝讶然。

  • 地伸手&刀。

    她迅捷地伸手入枕下,寒光一闪,手中多了一把细长的刀。

  • &护珍爱

    这一世,她要揭破仇人的丑恶嘴脸,要报家破人亡的血海深仇,要保护珍爱她的人!

  • &不语,

    白芷等了片刻,见主子沉默不语,有些诧异,试探着说道:“小姐,奴婢去倒杯热水来吧!”

  • 戴最是&得如此

    表小姐容貌清艳无伦,平日衣着穿戴最是精心。今儿个怎么穿得如此简朴?还有那副冷静漠然的神情……

  • 岁起住&成了永

    她自两岁起住进外祖家,及笄后和表哥裴璋定下亲事。回程家待嫁,不到一年,嫁入永安侯府,成了永安侯世子夫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