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安侯夫人来的时候春风满面,走的时候灰头土脸。赵氏亲手送永安侯夫人一行人离开,回返时,都忍问程锦容:“锦容,你舅母和你说了什么?我望着,她走的时候似心情不佳。”心情能好才是怪事!气的是她!程锦容凤眸一闪,顺口笑道:“舅母特地将苏叶一家的赵氏亲自送永安侯夫人一行人离去,回转时,忍不住问程锦容:“锦容,你舅母和你说了什么?我看着,她走的时候似心情不佳。”。...

永安侯夫人来的时候春风满面,走的时候灰头土脸。

赵氏亲自送永安侯夫人一行人离去,回转时,忍不住问程锦容:“锦容,你舅母和你说了什么?我看着,她走的时候似心情不佳。”

心情能好才是怪事!

气的就是她!

程锦容眸光一闪,随口笑道:“舅母特意将白芷一家的身契都送了

书评(400)

我要评论
  • 沉凝,&竟无勇

    小姐素来好性子,对身边人最是温和。此时眉眼沉凝,透出凛然的寒意。她竟无勇气和小姐对视,只得低头应了声是,退了出去。

  • ,陪笑&:“奴

    白芷哪里肯退,陪笑着说道:“奴婢还是留下伺候小姐吧!”

  • 的网,&将一无

    自住进永安侯府的那一刻开始,她就成了永安侯夫妇手中的棋子。他们用“和善亲切”,编织了一张密密实实的网,将一无所知的她困在永安侯府内宅里。用以牵制宫中的裴皇后……

  • 白芷心&了上来

    白芷心里暗暗叫苦不迭,硬着头皮跟了上去。几个二等丫鬟也随之跟了上来。

  • ,见主&道:“

    白芷等了片刻,见主子沉默不语,有些诧异,试探着说道:“小姐,奴婢去倒杯热水来吧!”

  • 公婆待&体弱多

    夫婿对她关怀备至,公婆待她和善亲切。体弱多病的裴皇后,对她这个娘家侄女兼侄媳青睐有加,时有厚赏。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