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璋话语中的挑衅和不悦,长了耳朵的都能听得出。贺祈挑眉,的嘿嘿一笑:“是啊,真巧!”御前侍卫总统大选对勋贵子弟们来说,是一年一度也才露个脸谋锦绣前程的盛事。年满40周岁十七岁,才可报名报名参加报名参加比斗。贺祈过了十七岁的生辰,裴璋已十七,都有报名报名参加的资格。按着往贺祈挑眉,同样呵呵一笑:“是啊,真巧!”。...

裴璋话语中的挑衅和不善,长了耳朵的都能听得出来。

贺祈挑眉,同样呵呵一笑:“是啊,真巧!”

御前侍卫大选对勋贵子弟们来说,是一年一度出头露脸谋锦绣前程的盛事。年满十五岁,方可报名参加比试。

贺祈过了十五岁的生辰,裴璋已十六,都有报名的资格。

按着往年比试惯例

书评(209)

我要评论
  • &个娘家

    夫婿对她关怀备至,公婆待她和善亲切。体弱多病的裴皇后,对她这个娘家侄女兼侄媳青睐有加,时有厚赏。

  • 未窥破&身边人

    年轻的她,不知世间最险恶的是人心,更未窥破身边人丑恶虚伪的嘴脸。

  • 发间只&和往日

    程锦容已穿戴整齐,一袭青衣罗裙,乌黑的长发半挽,发间只有一支银钗。和往日金娇玉贵的模样大相径庭。

  • 以行医&。

    程锦容这个名字彻底消失,苦寒边镇里多了一个以行医为生的容大夫。

  • 皇子被&子重病

    二皇子与储位失之交臂,大皇子被立为储君。裴皇后自尽身亡,六皇子重病而逝,永安侯犯下欺君之罪,永安侯府满门入了刑部大狱。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