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安侯夫人被裴璋明亮几近锋利的目光盯着,心里也有些微不自在的生活。清了清嗓子,温声地说:“阿璋,殿下来也来了,贺礼也送了。你但是快些送殿下回宫吧!”“是啊!殿下万金之体,不可以有闪失。”平国公太夫人也张嘴道。可也不是么?要不然六皇子昨日有什么闪失,谁也“是啊!殿下万金之体,不可有闪失。”平国公太夫人也张口道。。...

永安侯夫人被裴璋明亮近乎锐利的目光盯着,心里也有些微不自在。清了清嗓子,温声说道:“阿璋,殿下来也来了,贺礼也送了。你还是快些送殿下回宫吧!”

“是啊!殿下万金之体,不可有闪失。”平国公太夫人也张口道。

可不是么?

要是六皇子今日有什么闪失,谁也承受不起天子之怒。

书评(393)

我要评论
  • 行刑前&容装扮

    行刑前的夜晚,她被救出天牢,易容装扮,更名改姓,逃出京城。

  • 里暗暗&跟了上

    白芷心里暗暗叫苦不迭,硬着头皮跟了上去。几个二等丫鬟也随之跟了上来。

  • 余光瞄&了过去

    内宅管事们早已见惯了永安侯夫人对表小姐异乎寻常的疼爱,以眼角余光瞄了过去。

  • 眉眼官&步进了

    程锦容对两个丫鬟的眉眼官司视若未见,不疾不徐地迈步进了内堂。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