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锦容和小小的俊美少年四目较为。少年的黑眸澄澈很明亮,如不染尘埃的两汪清泉。望着她的时候,浮着明明白白的很好奇和亲善。程锦容身子微颤,鼻间涌上浓郁的酸涩。水光在眼底一闪而过。这个小少年,恰恰裴皇后的幼子,大楚朝的六皇子。她同母异父的亲弟弟。元辰少年的黑眸清澈明亮,如不染尘埃的两汪清泉。看着她的时候,浮着明明白白的好奇和亲善。。...

程锦容和小小的俊秀少年四目相对。

少年的黑眸清澈明亮,如不染尘埃的两汪清泉。看着她的时候,浮着明明白白的好奇和亲善。

程锦容身子微颤,鼻间涌起浓烈的酸涩。水光在眼底一闪而过。

这个小少年,正是裴皇后的幼子,大楚朝的六皇子。

她同母异父的亲弟弟。

元辰

书评(318)

我要评论
  • 色冷了&下来,

    “退下!”程锦容神色冷了下来,清艳的脸庞浮上一层寒霜。

  • &她年约

    她年约四旬,保养极佳,妆容精致,满头珠翠。看起来只有三旬左右。眼角略略上扬,精明外露,不怒而威。

  • 夜半烛&惊艳之

    伺候程锦容多年,白芷见惯了自家主子的美貌,夜半烛火下,依然有惊艳之感。

  • 然:“&家举行

    程锦容抬起眼,目光平静淡然:“多谢舅母费心,不过不必了。我打算回程家举行及笄礼!”

  • 而逝,&门入了

    二皇子与储位失之交臂,大皇子被立为储君。裴皇后自尽身亡,六皇子重病而逝,永安侯犯下欺君之罪,永安侯府满门入了刑部大狱。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