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裴璋的角度看过去的,看见的是程锦容的婀娜背影。眼低于顶猖狂骄横的贺三公子,穿着一袭黑衣,不端正地坐着,一张脸孔俊美得刺眼的光芒。一双黑眸凝视着号脉的的美丽少女,黑眸极其专注于。混蛋的混账!果真窥觑他的容表妹!裴璋右拳猛然紧握,心中火焰腾起至眼底,不需要照眼高于顶嚣张跋扈的贺三公子,穿着一袭黑衣,端正地坐着,一张脸孔英俊得刺目。一双黑眸凝望着诊脉的美丽少女,黑眸异常专注。。...

从裴璋的角度看过去,看到的是程锦容的窈窕背影。

眼高于顶嚣张跋扈的贺三公子,穿着一袭黑衣,端正地坐着,一张脸孔英俊得刺目。一双黑眸凝望着诊脉的美丽少女,黑眸异常专注。

该死的混账!

果然觊觎他的容表妹!

裴璋右拳猛地握紧,心中火焰升腾至眼底,不用照镜子,也知道自己面色难看笑容僵硬。他强忍着冲上前揍扁踹飞贺三的冲动,竭力镇定:“江四哥先请。”

江廷目光迅疾一扫,再看裴璋,目光里便多了一丝微妙的同情:“来者是客,你先请。”

门口的动静,立刻引来众人侧目。

背对着门口的程锦容,动作微微一顿,目中闪过复杂的情绪。只短短一瞬,便又恢复如常,继续专心诊脉。

裴璋来了!

贺祈微微眯眼,目光掠向长身玉立风度翩翩的贵公子,心里重重冷哼一声。神态也有了肉眼不可见的微妙变化。

从一头暂时收起獠牙利爪的猛兽,瞬间变为蠢蠢欲动一触即发的凶兽。

裴璋似有所感,目光迅疾扫了过来。

两人四目相对,俱从彼此眼中看到了浓浓的敌意,心中各自一声冷笑!此时的想法惊人的一致。

该死的混账!

看我日后怎么收拾你!

……

裴璋凭借过人的自制力,硬生生收回目光,和江廷一起去了床榻边。先去“探望”伤了腿的江六。

裴璋和江廷是好友,江尧自然见过裴璋。只是,大家混的“圈”不同,平日从无交集。今日裴璋忽然前来探病,怎么看都有些怪异……

一换药就哼哼唧唧哭哭啼啼的江尧,当着裴璋的面,怎么也要撑些面子。迅速用衣袖抹了抹红红的眼角,挤出笑容道谢:“一点小伤罢了。没想到竟惊动裴公子亲自前来探望。”

换点伤药也哭鼻子抹眼泪,真是没用的怂包!

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和贺三在一起厮混的,也只有这等没用的窝囊废了!

裴璋心里狠狠腹诽,口中亲切说道:“我和江四哥亲如兄弟,你是他的堂弟,便如我的堂弟一般。听闻你受了腿伤,我心中亦牵挂不已。特意趁着今日休沐,登门来探望。江六弟别嫌我来的冒昧才是。”

……能将口不对心的场面话说得如此真切!不愧是永安侯府引以为傲的嫡长公子!

朱启珏叶凌云郑清涵心里一起吐槽。

江尧虽不知就里,倒也没拆裴璋的台,呵呵一笑。和裴璋寒暄了几句。

裴璋对自己的表现颇为满意,不动声色地以眼角余光瞄了角落处一眼。险些又被气得吐血。

程锦容一定听到了他的声音,却未转身看他。而是走到了贺祈的身侧,纤长的手指在贺祈的头部按压,低声问道:“这里还疼吗?”

贺祈略略皱眉:“还有一丝疼。”

疼个屁啊!

裴璋忍无可忍,忽地扬声喊道:“容表妹!”

……

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如平地起惊雷,将屋内众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

公侯之家结亲联姻是常事。站在这间屋子里的,彼此或是姻亲或是表亲,拐弯抹角的总能沾亲带故。

可裴璋这一声“容表妹”,深情百转,绝非寻常啊……

叶凌云立刻冲朱启珏使了个眼色。

这个裴璋,和程姑娘是何关系?

朱启珏一脸懵逼。

我怎么知道?

郑清淮摸了摸下巴,预感到将有一场精彩好戏上演,兴致勃勃地等着看热闹。

程景宏还在低头换药,不便抬头张望,耳朵已竖得老长。

程锦容终于转头,看向裴璋。

她和裴璋一起长大,前世做过两年夫妻,对他的性情脾气了如指掌。此时裴璋看似温和含笑,实则眼底燃着火焰,定是气得不轻。

“我在替贺三公子看诊,”程锦容神色淡淡,声音淡然:“裴表哥请稍等片刻。”

说完,竟又转过头去,继续替贺祈看诊。

众人:“……”

众人的动作出奇的一致,先看贺祈,再齐刷刷地看向裴璋。

贺祈继续端坐,神色未动。

裴璋站姿僵硬,右拳握得极紧,片刻后,挤出一丝笑容:“好,我等你。”

诶哟!

这等争风吃醋的场面,实在难得一见。更不用说,主角是闻名京城的纨绔贺三公子和年少英才裴二公子了。

坐在床榻上的江尧,下意识地伸长脖子张望。右腿伤处忽地一痛,江尧反射性地惨呼:“疼啊!”

这一声惨叫,打破了屋子里近乎凝滞的尴尬气氛。也将众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

江二小姐忧心不已:“小程大夫,六弟腿伤是否有碍?”

程景宏放轻手劲,面不改色地说道:“江六公子腿伤未愈,不宜乱动,牵扯到伤处,难免疼痛。”

朱启珏等人也顾不得看热闹了,纷纷围拢到床榻边,出言安慰江尧。江廷见不得堂弟哭鼻子抹眼泪,也好言宽慰了一番。

如此一来,倒是无人再盯着程锦容了。

……

程锦容的心情,并不如表面显示的那般平静。

按在他头部的手指,略略颤了片刻,才恢复平稳。

贺祈明知此时的自己尚无吃醋的资格,依然一阵猛烈的酸意。

程锦容终于复诊结束,退开几步,照例叮嘱几句:“贺三公子身体没有大碍,按时喝药便可。”

贺祈起身道谢。

程锦容微微一笑:“贺三公子不必客气。”

然后,程锦容转身,去了裴璋身边。

贺祈:“……”

“裴表哥,你怎么来了?”程锦容的声音里,有着刻意疏远的冷淡。

裴璋的声音中,则蕴含着亲昵的委屈:“这么些日子没见,你就只有这句话和我说吗?”

程锦容再想和裴璋撇清距离,也不会在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令他难堪,迅速扯开话题:“你是不是去过程家?”

裴璋略一点头:“是。皇后娘娘赏了发簪礼服,母亲也为你备下了。今日我休沐,特意送去程家。”

一定是二堂兄漏了口风。

程锦容略略蹙眉,还未说什么,就见一个丫鬟进来禀报:“程二公子和程小姐来了。”

书评(442)

我要评论
  • 一张密&她困在

    自住进永安侯府的那一刻开始,她就成了永安侯夫妇手中的棋子。他们用“和善亲切”,编织了一张密密实实的网,将一无所知的她困在永安侯府内宅里。用以牵制宫中的裴皇后……

  • 下来,&上一层

    “退下!”程锦容神色冷了下来,清艳的脸庞浮上一层寒霜。

  • 白芷等&了片刻

    白芷等了片刻,见主子沉默不语,有些诧异,试探着说道:“小姐,奴婢去倒杯热水来吧!”

  • 永安侯&除了嫡

    能得到永安侯夫人如此亲切慈爱对待的,除了嫡出的五小姐,只有程锦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