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卫国公府?什么贺三公子?什么回诊?裴璋脑海中迅疾浮出三个问题。尤以第二个问题最尖利,放佛利箭通常一瞬间揭穿了心肺!他的容表妹,什么时候认识了了的纨绔贺三?同为公侯勋贵子弟,裴璋毕竟认识了贺三。而已,裴璋身在非常出色勋贵公子圈,而贺三是纨绔公子圈的他的容表妹,什么时候结识的纨绔贺三?。...

什么卫国公府?

什么贺三公子?

什么复诊?

裴璋脑海中迅疾浮出三个问题。尤以第二个问题最为尖锐,仿佛利箭一般瞬间戳穿了心肺!

他的容表妹,什么时候结识的纨绔贺三?

同为公侯勋贵子弟,裴璋当然认识贺三。

只是,裴璋身处出色勋贵公子圈,而贺三是纨绔公子圈的第一人。一个为皇子伴读,每日进出上书房。一个领着侍卫家将,和纨绔们横行京城惹是生非。平日几乎没什么交集。

出于少年敏锐又可怕的直觉,裴璋脱口问的第一句就是:“容表妹怎么会认识贺祈?”

这个问题问的好!

程景安就等着这一句哪!立刻抖擞精神,将程锦容去惠民药堂义诊第一日就巧遇落马的贺三公子之事道来。

实事求是地说,贺三公子虽然是纨绔,出身却更胜裴璋一筹。

永安侯以天子妻族舅兄晋身。平国公府,却是传承两百年的国公府。贺三是平国公唯一的嫡子,未来的平国公世子。

武将勋贵中,平国公是毫无疑问的第一人!

勋贵少年中,贺三也同样是第一人!

只要贺三脑子不抽风,安安稳稳地娶妻生子,日后请封世子,继承平国公爵位。统率十万边军,手握重兵,坐镇边关。

谁人能及贺三?

更不用说,贺三还该死的生了一张足以迷惑所有闺阁少女的英俊脸孔。

裴璋脑海中闪过一连串的念头,胸膛里的火苗一点点汇聚。

“……堂妹每隔三日去卫国公府一趟,为贺三公子复诊。今日正好又逢复诊。一大早,卫国公府就来了马车,将堂妹和大哥一起接走了。说来不巧,他们前脚刚走,你后脚就来了。没能碰面。”

程景安说的意犹未尽,见裴璋面色难看,连忙补了一句:“裴公子放心,堂妹只是去复诊,和贺三公子绝没有别的牵扯。”

裴璋:“……”

裴璋的俊脸更难看了。

程景安绞尽脑汁,又挤出一句:“堂妹晚上才回来,要不然,你晚上再……”

最后一个来字还没出口,裴璋已霍然起身,俊美如玉的脸孔冷如寒霜:“我这就去卫国公府。”

……

没等程景安说话,裴璋已拂袖离去。

程景安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今日说的话多了那么一点点。好像一不小心,就泄露了容表妹和贺三公子曲通暗款之事……不对,是正经的大夫和病患的来往!

裴璋心眼小爱吃醋,要是和贺三公子打起来了,可不能怪他啊!

程景安心里嘀咕着,程锦宜好奇地探头张望:“二哥,裴公子这么快就走了么?”

程景安苦着脸叹气:“妹妹,你二哥我今天好像惹祸了。”

程锦宜走了过来,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一边笑着奚落:“你那张嘴,哪天不惹人生气。”

大哥一天蹦不出几个字来,二哥却耿直多话,也不知今日又说了什么,惹恼了未来的堂姐夫。

程景安苦着脸将刚才的事道来:“……我也没说错什么吧!可我看裴公子脸色十分难看,起身就去了卫国公府。”

程锦宜:“……”

程锦宜噗地一声喷了茶,一不小心呛着了,咳得惊天动地。

程景安很贴心地为程锦宜拍后背。

程锦宜差点被拍岔了气,忙躲开,顺便冲程景安翻了个白眼:“二哥,麻烦你离我远一点。再拍,我就要被你拍断气了。”

然后,揉了揉隐隐作痛的额头:“二哥,我们也去一趟卫国公府吧!”

万一裴公子和贺三公子真得打起来,可就糟了。

程景安听到这个提议,眼睛一亮,迫不及待地应下:“好,我就让人备车。”

看着二哥跃跃欲试一副要看热闹的模样,程锦宜忽然有些后悔。二哥这张嘴,不会继续再惹祸吧……

程锦宜心里不踏实,小声叮嘱:“二哥,到了卫国公府,你可别再胡乱说话了。”

程景安一挺胸膛:“放心吧!我知道轻重!”

放心才怪。

程锦宜瞥了他一眼,暗下决心,一定要盯紧二哥,绝不让他乱说话。

……

一路疾驰,料峭的春风带着寒意迎面扑来。

裴璋握紧缰绳,俊脸毫无表情,唯有一双黑眸,闪着幽暗的火苗。热血在胸膛涌动,混合着无以名状的怒火。

小半个时辰后,裴璋骑着骏马到了卫国公府外。

吹了一路的风,裴璋纵有再多的怒火,此时也冷静了下来。下马后,先吩咐侍卫去送名帖。

卫国公府的江四公子江廷,是四皇子伴读。同为皇子伴读,裴璋和江廷十分熟稔,颇有些交情。休沐日忽然来卫国公府,也不算突兀。

门房管事忙开了正门,满脸热络殷勤地迎了裴璋进门。

小厮飞快地跑腿传信。

一盏茶后,江廷亲自来相迎。

江廷比裴璋年长一岁,今年十七,面容英挺,身材修长,举手投足间俱是勋贵公子的潇洒磊落。

“今日是刮了什么风,怎么把你吹来了。”江廷笑着一拍裴璋的肩膀,亲热又随和。

呵呵!

是一阵叫贺三的邪风!

裴璋神色恢复如常,笑着说道:“听闻江六公子受了腿伤,我特意来探望。”

江廷意味深长地挑眉一笑:“我还以为,你是为程姑娘而来。”

女医并不多见,像程锦容这般年少貌美医术高明的,更是罕有。卫国公府内宅上下传了个遍。江廷数日前就从新婚妻子口中知道这位程姑娘了。

再一细问,原来就是那位在裴家一住十三年的表姑娘。

裴璋心有所属之事,在上书房里不是什么秘密。端看裴璋四处搜寻医书,去太医院抄医书的那个劲,也能猜出几分。

江廷这一打趣,裴璋如喝了一杯苦涩的烈酒,个中滋味,也只有自己清楚了。

好在江廷颇有分寸,打趣个一两句,就不再多提。和裴璋一起去了江六的院子。

推门而入,照例是一屋子人。

裴璋的目光一扫,落在了角落处的一双少年男女身上。

心底压抑的怒火嫉火,腾地燃起。

书评(125)

我要评论
  • ,寒光&刀。

    她迅捷地伸手入枕下,寒光一闪,手中多了一把细长的刀。

  • ,她被&容装扮

    行刑前的夜晚,她被救出天牢,易容装扮,更名改姓,逃出京城。

  • &离天亮

    离天亮还有两个时辰。她要养足体力精神,应对即将到来的恶战。

  • &脸孔不

    一张美丽又凄楚的脸孔在眼前晃动。很快,变成了一张憔悴焦灼的男子脸孔。两张脸孔不停变幻,声音不时交汇。

  • 主子的&惊艳之

    伺候程锦容多年,白芷见惯了自家主子的美貌,夜半烛火下,依然有惊艳之感。

  • 安侯夫&人无疑

    永安侯夫人端坐在上首。身为裴皇后的娘家长嫂,一品诰命夫人,永安侯夫人无疑是京城贵妇圈里最顶尖的人物。

  • 成了永&子夫人

    她自两岁起住进外祖家,及笄后和表哥裴璋定下亲事。回程家待嫁,不到一年,嫁入永安侯府,成了永安侯世子夫人。

  • 艰难不&好地活

    可她不能死。生活再艰难不易,也得活下去。她要带着爹娘对她的深爱和希冀,好好地活下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