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刻,贺祈突然间体会到到了程景宏的很复杂心情。他这么一个声名狼藉的纨绔,欺男霸女什么的,他是轻蔑为之。真的做了,也没人能拿他怎么样。程景宏不愿他靠近了程锦容,完全是为了程锦容的闺誉声名著想。换了是他,早将对方痛揍一顿,扔到门外了。实际上,程姑娘,我他这么一个声名狼藉的纨绔,欺男霸女什么的,他是不屑为之。真的做了,也没人能拿他怎么样。。...

这一刻,贺祈忽然体会到了程景宏的复杂心情。

他这么一个声名狼藉的纨绔,欺男霸女什么的,他是不屑为之。真的做了,也没人能拿他怎么样。

程景宏不愿他靠近程锦容,完全是为了程锦容的闺誉声名着想。

换了是他,早将对方痛揍一顿,扔到门外了。

其实,程姑娘,我真的有轻薄孟浪之心。你千万别这么信任我。

贺祈心里默默想着,半晌才憋出一句:“当然没有。”

他一定不知道,自己的俊脸已经浮满了暗红。

谁能想到,名满京城的纨绔贺三公子,竟是这么一个动辄脸红的纯情少年?

程锦容心里暗暗好笑,也不说穿,免得贺祈尴尬。顺着贺祈的话音笑道:“公子的为人,我当然信得过。”

看着那双明亮清澈的眼眸,贺祈心情复杂而微妙:“程姑娘,你对所有人都是这般信任吗?”

程锦容想了想,很认真地答道:“不,我只信任你。”

我知道,真正的贺祈是什么样子。

不管别人怎么说,我只相信我所看到的贺祈。

贺祈的俊脸又红了。

脸孔生得英俊,红着脸的样子也分外好看。

程锦容微微一笑,又说了下去:“你不在意别人的眼光,也不在乎别人说什么。可人活在世间,谁能真正随心所欲。”

“人言可畏。流言汹汹,伤人于无形。”

“贺三公子还未请封平国公世子,还是顾惜一些声名才是。”

……

换了数日之前的贺祈,听到这等话,一定会嗤之以鼻。

而此刻,历经了两辈子的贺祈,却被这几句简单的话深深刺痛了心扉。

是啊!如果不是他太过骄纵轻狂,如果不是他自恃过高,又怎么会落入郑氏母子的算计?

眼盲毁容,世子之位被夺走,祖母病逝。他心如死灰,远离京城。到了边关后,被父亲冷落。鞑靼骑兵破关之日,父亲领兵迎敌,他未能跟随。

父亲战死,他却活了下来。

天子一怒,诛灭贺家满门。身在边关的他,又侥幸躲过死劫。

活着对他来说,不是什么幸运,而是痛苦的煎熬。身为唯一幸存的贺家人,他无法对受苦受难的百姓置之不理。他只能竭尽全力杀敌,保护百姓。

没有朝廷的支持,没有军饷,他所有的,只是一夫之勇,还有几十个忠心的侍卫。直至慢慢收拢一些边军残兵。

身为贺家儿郎,马革裹尸战死沙场,是宿命的结局。

力竭战死前,他拼尽全力重伤鞑靼太子。闭眼前的最后一刻,他没有恐惧,只有深深的遗憾。

如果人生可以重来,该有多好?

现在,他的人生真的重来了。

贺祈深深地看着程锦容,仿佛她是他眼前唯一的光亮:“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

程锦容:“……”

这话听着,怎么不太对劲?

贺祈也惊觉自己冲动失言,咳嗽一声,改而说道:“你说的话,颇有道理。以后,我一定改了这冲动易怒的坏脾气。”

不过,动手不动口的脾气怕是很难改了。

毕竟,以理服人不如以力服人。

贺祈这般好说话,也出乎程锦容意料。

转念一想,前世她只见过他两面,对他真正的性情脾气,其实并不了解。贺祈少年时什么模样,她更是一无所知。所以,也无从比较就是了。

便是现在,两人也有交浅言深之嫌。

不过,报恩开了个好头,颇令人欣慰。

程锦容抿唇一笑:“一堆病患在外等着,大堂兄一个人怕是忙不过来。你先走吧,我得去坐诊了。”

有了今日的独处,两人也算熟识了。说话间从公子姑娘,很自然地变成了你我。

贺祈再念念不舍,也不能厚颜赖着不走:“好。三日后,我再去卫国公府见你……等你复诊。”

程锦容笑着点点头。

……

门开了,俊脸微红的贺祈先走了出来。

苏木:……公子你做了什么!

甘草:……混账纨绔你做了什么!

没等甘草怒目相向,身着青衣罗裙的程锦容笑盈盈地走了出来。甘草仔细打量几眼,见自家主子神色自若毫无不妥,这才松了口气。

这口气松得太明显了。

贺祈睥睨了黑丫头一眼,大度地不和她计较。

一间屋子的门开了,一个衣衫破旧形容消瘦的妇人走了过来。

妇人走到程锦容面前,扑通一声跪下,连连磕头:“对不起,程姑娘。你救了彤儿一命,我没能报答姑娘救命之恩,还为姑娘惹了祸端。我真是对不住姑娘……”

没说两句,彤儿亲娘已红了眼眶,泪水簌簌掉落。

那副可怜模样,实在令人心酸。

程锦容轻叹一声:“这怎么能怪你。别磕头了,快些起来吧!”

“彤儿的二叔和另几个泼皮都被送去衙门了,少不得要吃苦头。想来以后也不敢再随意欺辱你们母女了。”

妇人以袖子抹泪,哽咽着说道:“多谢姑娘。”

程锦容微笑道:“今日多亏了贺三公子出手。你要谢,就谢贺三公子吧!”

妇人立刻又向贺祈磕了三个头:“多谢贺三公子。”

贺祈历经数年边关磨砺,早已不是昔日那个高高在上不知生活艰辛的贵公子,见妇人头都磕红了,心里也有些恻然:“不必言谢。”

想了想,又补了一句:“那个混账,就让他死在牢里吧!”

妇人:“……”

程锦容也被噎了一下。

刚才说好的改了冲动易怒的坏脾气呢?这就算改了?

程锦容睁圆了眼睛的模样,分外可爱。

贺祈忍住伸手轻抚她脸颊的冲动,温声解释:“这种混账,在大牢里待个一年半载,也不会悔改。只怕还会心生怨恨,将账都算到她们母女身上。”

“不如一劳永逸永绝后患。”

程锦容略略皱眉:“你今日动过手,这个混账死在牢里,一旦传出去,又为你添一笔恶名。如此不妥。”

“让这个混账断了双腿吧!这样,以后他连床榻都下不了,也害不了人了。”

贺祈欣然点头:“好主意。”

妇人:“……”

书评(373)

我要评论
  • 的是人&心,更

    年轻的她,不知世间最险恶的是人心,更未窥破身边人丑恶虚伪的嘴脸。

  • 短短几&年间,

    她凭借着高超的医术,活死人,医白骨,短短几年间,成了闻名边关的神医。

  • 身边的&年前到

    白芷是家生子,亲娘是永安侯夫人身边的管事妈妈。五年前到了畅春院伺候,是程锦容身边的一等大丫鬟。

  • 地为鞑&子的伤

    鞑靼太子身受重伤,她被“请”进了鞑靼部落,为鞑靼太子医治。在重重看守下,她镇定地为鞑靼太子治伤。鞑靼太子的伤势很快有了起色,她被奉为上宾。

  • 皇后,&侄媳青

    夫婿对她关怀备至,公婆待她和善亲切。体弱多病的裴皇后,对她这个娘家侄女兼侄媳青睐有加,时有厚赏。

  • &一闪,

    她迅捷地伸手入枕下,寒光一闪,手中多了一把细长的刀。

  • &,无需

    十五岁的少女,无需珠翠锦缎,没有任何妆点,美得惊心动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