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景宏婉转地又坚定地地表示拒绝了卫国公府的盛情苦苦挽留,和程锦容离开了卫国公府,去了惠民药堂。卫国公夫人对程景宏极有好感,待他们兄妹走后,笑着赞道:“名不虚传是名门之后,性情端方,不卑不亢,这位小程大夫,将来前途无量。”卫国公晋王夫人也笑道:“婆婆说的是。京卫国公夫人对程景宏极有好感,待他们兄妹走后,笑着赞道:“不愧是名门之后,性情端方,不卑不亢,这位小程大夫,日后前途无量。”。...

程景宏委婉又坚定地拒绝了卫国公府的盛情挽留,和程锦容离开卫国公府,去了惠民药堂。

卫国公夫人对程景宏极有好感,待他们兄妹走后,笑着赞道:“不愧是名门之后,性情端方,不卑不亢,这位小程大夫,日后前途无量。”

卫国公世子夫人也笑道:“婆婆说的是。京城大小名医,儿媳也见识过不少了。小程大夫医术精湛,且不慕权贵,一心义诊,着实令人敬佩。”

江二小姐没有插嘴,一双美丽的杏目闪着光芒。

婆媳两个又说起了程锦容:“这位程姑娘,容貌生得实在是好。仔细瞧着,倒是和宫中的皇后娘娘有些相像。”

这也不稀奇。

裴皇后出自裴家,程锦容的亲娘也是裴氏女。血缘这么近,容貌有几分相似也是正常。

“诶哟!疼啊!”江尧又在哭喊:“祖母,母亲,我疼!”

卫国公夫人和卫国公世子夫人没心情再闲话了,一起围拢到床榻边,心肝宝贝肉的哄个不停。

站在床榻边的江二小姐,一脸怔忪,不知在想什么,面颊微微红了一红。

……

贺祈亲自送程家兄妹上了马车。

若不是怕太过唐突,他其实想一路送他们去惠民药堂……

看看程景宏不太美妙的脸色,贺祈只得打消这个念头。站在原地,目送马车远去。

郑清淮用胳膊肘抵了抵贺祈,一脸坏笑:“魂回来没有?”

叶凌云很顺溜地接过话头:“当然没有!早随马车一起走了。”

贺祈似笑非笑地斜睨两人一眼。

郑清淮叶凌云后背骤然一凉,立刻住了嘴。

求生欲也是很旺盛了!

贺祈骄狂跋扈,一言不合,动手是常事。他们自小被揍到大……是自小一起厮混的好友,当然要心胸宽广的包容他嘛!

可自三日起贺祈落马昏迷醒来之后,便多了一丝微妙的改变。言行举止和以前还是一般无二,不经意间的一个眼神,却令人不由得心中凛然……

其实,贺祈已经竭力收敛了。

不然,全部的威压和杀气释放出来,几个游手好闲娇生惯养的纨绔好友,当场就得跪。

“表哥,”朱启珏凑上前来,一边小心翼翼地观察贺祈的面色,一边低声询问:“你真的看上程姑娘了?”

什么叫看上?

这用词,何等粗俗!

贺祈漫不经心地瞥了朱启珏一眼。

朱启珏浑身一个激灵,麻溜地改口:“你是不是心仪程姑娘?”

贺祈一派正人君子的模样答道:“程姑娘于我有救命之恩。所以,我对程姑娘格外敬重几分。你们别以自己的小人之心,度我君子之腹!”

三人一起翻了个白眼,齐齐呸了一声。

天空湛蓝,暖日融融,春风和煦温柔。

三张满是鄙视的脸孔,既欠抽又奇异的可爱。

贺祈挑了挑眉,笑了起来。

“去鼎香楼!”贺祈潇洒地一挥手:“今天午饭我请了!”

郑清淮嗷嗷叫着冲了过来,一把抱住贺祈:“贺三公子如此慷慨大方,请容我以身相许!”

回应他的,是一声笑骂:“呸!滚!”

……

转眼半日,临近傍晚,平国公府的大门外响起了马蹄声。

平国公府的门房小厮探头张望,忙禀报门房管事:“是三公子回来了!”

往日,三公子一出府就是一整天,天黑了不见人影是常事。这几日却是一到傍晚就回府,陪着太夫人用晚膳。乐得太夫人合不拢嘴。

三公子落马摔了一回,莫非真的是因祸得福,开了窍了?

门房管事心里嘀咕着,忙开了正门,殷勤迎上前行礼:“小的给三公子请安。”

贺祈随意嗯了一声,下了马,将手中缰绳扔给了苏木。迈步进了平国公府。

传承了两百年的平国公府,经过数次修缮,朱梁画栋中,透着勋贵武将府邸特有的肃杀。府内苍劲的古树,比比皆是。

贺家族人众多,未出五服的族人加起来足有上千人。不过,唯有长房嫡支,才有资格住在平国公府里。

老平国公死得早,膝下只有两子。长子贺凛袭了国公爵位,统领十万边军坐镇边关。次子贺凇则在兄长麾下,领兵上阵杀敌,同样是大楚朝赫赫有名的武将。

平国公夫人朱氏病逝后,平国公身边美妾不断,却未再续弦。由太夫人执掌内宅。

这几年,太夫人年岁渐增,精力不济。大部分内宅琐事都交给了二儿媳郑氏。

长房儿子多,嫡出庶出的加起来五个。二房只有两子一女,子嗣人数远不及长房。不过,论出息论声名,谁也不及二房的嫡长子,贺二公子贺袀!

郑氏是晋宁候嫡亲的妹妹。晋宁候的庶妹,则嫁给了燕王为侧妃。

郑侧妃进门有喜,生出了燕王长子,深得燕王宠爱。之后,燕王一路被封为储君登基为帝,郑侧妃也变成了太子侧妃。再到如今代掌六宫荣宠不衰的郑皇贵妃,可谓风光无限。

只可惜,病怏怏的裴皇后一直撑着一口气,牢牢占着皇后之位。郑皇贵妃也只得屈居裴皇后之下了。

贺袀十岁起做了大皇子的伴读。三年前,贺钧的长姐贺初嫁入天家做了大皇子妃。贺袀和大皇子又成了郎舅,愈发亲近。

大皇子成亲后入朝听政,进兵部领了差事。其余几位皇子,还在上书房里读书。别说差事,连上朝听政还早得很。

由此可见,大皇子圣眷之浓。

宣和帝喜爱大皇子,爱屋及乌,对大皇子伴读兼表弟兼小舅子贺袀也颇为青睐。

贺袀熟读兵书,年少英武。宣和帝令贺袀进了御林军任职。贺袀以十八岁之龄,做了七品的御林校尉。堪称年少有为!

有贺袀这样的年少英才对比着,有着大楚第一纨绔恶名的贺祈,就如一块提不上手的朽木!

郑氏这个婶娘,对贺祈疼爱有加,关怀备至。比对亲生儿子贺袀还要好得多。

听闻贺祈回来,面容柔和的郑氏老远地从内堂里迎出来,一脸慈爱亲切:“三郎,今日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贺祈心里一声冷笑。

书评(292)

我要评论
  • &子。他

    自住进永安侯府的那一刻开始,她就成了永安侯夫妇手中的棋子。他们用“和善亲切”,编织了一张密密实实的网,将一无所知的她困在永安侯府内宅里。用以牵制宫中的裴皇后……

  • &未窥破

    年轻的她,不知世间最险恶的是人心,更未窥破身边人丑恶虚伪的嘴脸。

  • ,都为&之力,

    深爱她的爹娘,都为了她而死。国仇家恨,只凭她一人之力,如何能报?

  • 还有两&力精神

    离天亮还有两个时辰。她要养足体力精神,应对即将到来的恶战。

  • 丫鬟的&未见,

    程锦容对两个丫鬟的眉眼官司视若未见,不疾不徐地迈步进了内堂。

  • &一动,

    程锦容白皙柔软的手指动了一动,那把细长的刀竟在指尖转动了一回。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