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老天不公平吗?善良真诚心肠软的人,就该受恶人凌辱被践踏?心善是错吗?不!她不信苍天,也不信命!她要入宫见裴皇后,要救亲娘出宫,要一家三口家人团聚!她还得逐一报仇雪恨,令仇敌伏首,不得善终。程锦容目中闪现出坚定地,低声对紫苏道:“紫苏,我有一桩极其隐密紧要的事程锦容目中闪过坚定,轻声对紫苏道:“紫苏,我有一桩极为隐秘要紧的事交给你。你别问缘由,只听我的吩咐行事。”。...

是老天不公吗?

善良心软的人,就该受恶人欺辱践踏?

心善也是错吗?

不!

她不信苍天,也不信命!

她要进宫见裴皇后,要救亲娘出宫,要一家三口团聚!她还要一一报仇,令仇敌俯首,不得善终。

程锦容目中闪过坚定,轻声对紫苏道:“紫苏,我有一桩极为隐秘要紧的事交给你。你别问缘由,只听我的吩咐行事。”

紫苏有些惊讶,却未多问,点头应下:“是。”

程锦容低语数句。

紫苏越听越是错愕。

程锦容吩咐的,不是什么大事,也不是什么难事。只是让她暗中找人送信去临安裴家老宅,将伺候过裴婉如的奶娘安嬷嬷悄悄接到京城秘密安置。

安嬷嬷生性贪财,手脚不干净,在二十年前就被“送”出了裴家老宅。裴婉如心软,每次安嬷嬷哭着登门,总给些银子。她十分厌恶安嬷嬷,每次安嬷嬷厚颜前来,免不了刻薄几句。

后来,裴婉如嫁入程家,安嬷嬷进不了程家大门,这才算消停。

时隔这么多年,听着安嬷嬷的名讳,她竟有恍如隔世之感。

奇怪!

小姐没满周岁就来了京城,这些年一直住在裴家,怎么会知道安嬷嬷这个人?接安嬷嬷来京城做什么?

紫苏一脸困惑。

程锦容并无解释的意思,加重语气:“此事你不露面,去牙行买两个壮实婆子,让她们去临安一趟,许以重金。以安嬷嬷贪财的性子,一定会被银钱所诱。”

“再去外城僻静之处,买一处小宅子。将安嬷嬷安置在小宅子里。让那两个婆子,伺候安嬷嬷衣食起居。”

“此事除了你我之外,绝不能让第三个人知晓。”

永安侯心思缜密毒辣,当年参与其事之人,皆被他陆续灭了口。

不过,就是永安侯也没想到。一个无关紧要微不足道的小人物,竟会令惊天之密曝露!十余年的精心谋划,毁于一旦。

如今她重生而回,自要防范于未然,先一步找到安嬷嬷。

紫苏收敛心神,郑重点头。

……

程锦容入睡后,做了梦。

梦中,她像前世一样,嫁给了裴璋。

成亲后,裴璋带着她进宫觐见裴皇后。她在裴家长大,宫中赏赐不断。不过,她从未进过宫。对这位未曾谋面的姨母,她既好奇又孺慕。

她跪下,恭敬地行了全礼。

“快些免礼。”女子声音有些难以抑制的激动和颤抖:“抬起头来,让我看看你。”

她谢了恩典,站起身来,微笑着抬头。

映入眼帘的,却是永安侯裴钦狞笑狠厉的脸孔:“程锦容!我是你的亲舅舅!自小将你养大!你竟忘恩负义!你这个不知感恩的白眼狼!”

一转头,是满目痛苦绝望的裴璋:“容表妹!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为何要斩断你我之间的情分?”

再一转头,一个身着宫装的柔弱女子静静地躺在地上,喉间插着锐利的金钗,鲜血染红了衣襟。

娘!

她心如刀割,悲呼一声!

“小姐,”耳畔响起紫苏急促忧心的声音:“小姐!”

熟悉的声音,将她自噩梦中唤醒。

程锦容睁开眼,见到的是紫苏忧急的脸孔:“小姐,你是不是做噩梦了?”

满面苍白,满眼泪痕。这副模样,怎么也瞒不过去。程锦容点点头,低声道:“我梦见我娘了。”

短短几个字,听得紫苏红了眼眶。

可怜的小姐,定是思念亲娘了。

她也想念主子。

可是,人死不能复生。裴婉如早在十三年前就死了。想得再多,人也回不来了。

紫苏红着眼,为程锦容擦拭眼泪,像哄孩童一般:“夜深了,小姐安心睡吧!奴婢会一直在这儿陪着小姐。”

程锦容嗯了一声,闭上双目。

或许是身畔有人陪伴格外心安,她很快再次入眠。

……

隔日,紫苏以买些衣料为由,向赵氏禀报要出门一日。

赵氏是个温和宽厚的主母。再者,身为大伯母,伸手管束侄女的身边人,有失厚道。因此,赵氏很爽快地应了下来。

然后,紫苏去了牙行。

从牙行里买人,价格略高些。不过,这里的奴仆来历清楚,身契上有牙行印章和官府大印。从牙行里买来的奴婢,皆有详细的记录。一旦有奴婢私逃之类的事,追查起来也便利。

永安侯夫人的表面功夫做得周全,程锦容在侯府内宅里衣食用度和裴璎一般无二,再有父亲送来的私房和宫中的赏赐,程锦容的私房银子丰厚得令人咋舌。

买了两个婆子,花了五十两银子。给了一百两银子做路费,让两个婆子去临安接人。

再以五百两银子,在外城不起眼的僻静处买一处小宅子。

有银子,做什么都快得很。

一日下来,紫苏将程锦容交代之事尽数做完。回程家之前,不忘买几匹衣料做做样子。

晚上,主仆两人独处时,紫苏低声禀报:“……奴婢让她们两个走水路。京城到临安,一来一回,怎么也得一个多月。”

还得算上到临安找安嬷嬷的时间。

时隔多年,紫苏只隐约记得安嬷嬷的住处。也不知安嬷嬷有没有搬走。说不定,安嬷嬷早已病死老死了。

紫苏心里嘀咕着,强忍着没将这些丧气话说出口。

程锦容看了紫苏一眼,随口道:“安嬷嬷没搬走,也没病死老死,好端端地活着呢!”

紫苏:“……”

小姐会读心不成!

紫苏的表情颇有些好笑,程锦容抿唇,淡淡一笑:“紫苏,我知道你心里有很多疑问。不过,现在我不便解释。”

“总有一日,我会将一切都告诉你。”

紫苏深呼吸口气:“不管小姐要做什么,奴婢都无二话。”

主子裴婉如死的时候,她想殉葬,结果没死成。然后,她便将所有的热血都倾注到了主子唯一的血脉身上。

哪怕程锦容让她上刀山下油锅,她也不会皱眉头。

程锦容看着紫苏,微微一笑:“你安心听我的吩咐行事就行了。我哪里舍得让你上刀山下油锅。”

紫苏:“……”

书评(263)

我要评论
  • &随意张

    十余位内宅管事束手恭立,无人敢随意张口,一派肃穆安静。

  • 子,对&出去。

    小姐素来好性子,对身边人最是温和。此时眉眼沉凝,透出凛然的寒意。她竟无勇气和小姐对视,只得低头应了声是,退了出去。

  • &丫鬟也

    白芷心里暗暗叫苦不迭,硬着头皮跟了上去。几个二等丫鬟也随之跟了上来。

  • &锦容。

    能得到永安侯夫人如此亲切慈爱对待的,除了嫡出的五小姐,只有程锦容。

  • &灼的男

    一张美丽又凄楚的脸孔在眼前晃动。很快,变成了一张憔悴焦灼的男子脸孔。两张脸孔不停变幻,声音不时交汇。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