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炷香后,六皇子元辰来了。半大不小的十岁少年,身形还略有些瘦弱,眼眸澄澈,面容俊美。笑出来的时候,眉眼间能非常清晰地看见裴皇后的影子。如此俊美温文可爱的的小小少年,令人望之心喜。靖康帝喜美色,后宫嫔妃如云,皇子公主一个然后一个,共八位皇子两位公主半大不小的十岁少年,身形还略有些单薄,眼眸清澈,面容俊秀。笑起来的时候,眉眼间能清晰地看到裴皇后的影子。。...

一炷香后,六皇子元辰来了。

半大不小的十岁少年,身形还略有些单薄,眼眸清澈,面容俊秀。笑起来的时候,眉眼间能清晰地看到裴皇后的影子。

如此俊秀温文可爱的小小少年,令人望之心喜。

宣和帝喜美色,后宫嫔妃如云,皇子公主一个接着一个,共八位皇子两位公主。除了三皇子年少夭折,其余皇子公主皆平安长大。

最得圣眷的,是大皇子。

当年,燕王妃裴婉清过门三年无所出。郑侧妃所生的庶长子,是燕王的第一个儿子,也是唯一的儿子。在燕王心中占据的分量自然不同。

后来,燕王被封为太子,太子妃有了身孕,生下一对龙凤子。太子十分喜悦。对嫡出的二儿子元泰青睐有加。

再后来,皇子公主们接连出世,儿女多了。当爹的也就习以为常了。六皇子出世那一年,宣武帝染了恶疾。没到两年,宣武帝便驾崩归西,太子登基为宣和帝。

出于某种微妙不可言的心情,宣和帝对六皇子颇为喜爱。

每次看到六皇子,永安侯夫人心里都觉气闷。

当年送裴婉如进宫做替身,谁也没料到裴婉如竟还能生出一个皇子来。可当时的情形下,裴家根本不敢做任何手脚,甚至要盼着裴婉如母子平安。

否则,裴婉如心病加重,抑郁而死。到时候要去哪儿再找一个“裴皇后”?

这些年,裴皇后近乎自闭地活在椒房殿里,对六皇子也格外冷淡,丝毫没露出问鼎储君之位的野心。

饶是如此,裴家对六皇子也一直心存提防。

……

二皇子和寿宁公主,根本不知永安侯夫人复杂的心思,见了六皇子,兄妹两个俱是一脸笑容。

寿宁公主笑着上前,拉住六皇子的手略一打量:“六弟,你的身体可好了?”

六皇子乖乖地嗯了一声。

二皇子挑眉一笑:“你整日读书,可别读成了书呆子。以后多骑马练箭,身子骨练得结实一些。”

六皇子略腼腆地一笑:“二哥又取笑我了。”

宣和帝重武轻文,几位皇子几乎都承袭了宣和帝勇武的性情脾气——哪怕没那么喜欢练武,装也要装出十分,以此博得宣和帝的欢心。

六皇子却是自小就喜读书,过目不忘举一反三。上书房里的几位太傅,俱对六皇子赞不绝口。

宣和帝常拿此事说笑,兄弟们之间也会戏谑打趣几句。

说笑几句,六皇子上前,给裴皇后躬身行礼:“儿子见过母后。”

六皇子抬眼时,看向裴皇后的目光里流露出孺慕亲近。

裴皇后垂眸,避开六皇子闪着希冀的热切光芒,轻轻嗯了一声。

六皇子眼中的光芒迅速暗淡下来。

父皇喜爱他,郑皇贵妃待他温和亲近,几位皇兄皇姐都喜欢他。可不知为何,母后对他分外冷漠。

他想每日都来椒房殿请安,母后要静养,只允他三日来一回。

他天性聪颖,读书极有天赋,时常被太傅夸赞。母后却从未夸赞过他只字片语。

他偶尔病了,总盼着母后前来看他一眼。可是,每次来的都是菘蓝青黛……

不过,这也怪不得母后。母后本就病弱,为了生下他,彻底伤了身体元气。这些年一直卧榻养病。极少有展颜开怀之时。

他是男子汉,应该好好照顾母后才对。怎么能让母后为他操心?

想及此,六皇子挺直略显单薄的小胸膛,笑着说道:“我喝了汤药,出了一身汗,一夜过来,已经好了。母后不必为我忧心。”

裴皇后终于抬头,看了六皇子一眼,目中露出些许温柔:“你多保重身体。”

这一丝难得的温情,令六皇子心花怒放喜笑颜开,连连点头:“是,儿子一定听母后的话。”

真是个善良又天真的孩子。

裴皇后默默凝望着那张肖似自己的俊秀脸孔,心里骤然涌起一阵愧疚和酸涩。

……

午膳时,裴皇后坐下,略动了几筷子,便露出倦色。先回了寝室歇下。

二皇子等人都习惯了。用完午膳,二皇子去了书房,寿宁公主送永安侯夫人出宫。

六皇子本应该回毓庆宫。可今日裴皇后态度难得温和,他颇有些眷念不舍。鼓起勇气,去了裴皇后的寝室。

守在门外的宫女正要通传,六皇子以目光制止。

母子之间,应该亲密无间……对吧!他偶尔没经通传进母后的寝室,也算不得什么逾越吧!

六皇子带着一丝淘气,心里怀着窃喜悄然推门而入。

能进母后寝室伺候的,唯有青黛和菘蓝。听到推门声,青黛菘蓝神色微变,蓦地看了过来,竟是一脸戒备。

裴皇后也是一怔,目中闪过一丝慌乱,迅疾将手中的画卷收起。

这是怎么了?

他是不是来错了?

六皇子莫名地有一丝心虚,停下脚步,小声说道:“母后别恼。守门的宫人想通传,是我拦下了她们。”

大楚朝身份尊贵的嫡出六皇子,此时只是一个渴望得到亲娘关注的落寞小小少年。

裴皇后鼻间微酸,攥着画卷的手微微颤抖。

六皇子等了片刻,见裴皇后依然沉默不语,心里既失望又难过。故作轻快地说道:“母后好好休息,儿子这就告退。”

六皇子依依不舍地看了裴皇后一眼,慢腾腾地转身。

裴皇后终于心软,轻声道:“你过来坐上片刻再走。”

六皇子旋风一般转身,一溜烟到了裴皇后身边,喜滋滋地坐下,冲裴皇后傻笑。

裴皇后:“……”

青黛和菘蓝对视一眼,面上的戒备渐渐褪去。

六皇子傻笑了片刻,才问道:“母后,你刚才在看什么?”

青黛神色一紧,正要张口。菘蓝飞快地使了个眼色。青黛只得闭口不语。

裴皇后略一犹豫,缓缓松手,将画卷打开。

六皇子好奇地看了过去。

画卷上是一个十四五岁的窈窕少女,明眸皓齿,青丝如墨,清艳无双。少女立在海棠树下,手中捧了一支娇艳的海棠。

盈盈一笑,人比花娇。

书评(251)

我要评论
  • 丽又凄&憔悴焦

    一张美丽又凄楚的脸孔在眼前晃动。很快,变成了一张憔悴焦灼的男子脸孔。两张脸孔不停变幻,声音不时交汇。

  • 探着说&道:“

    白芷等了片刻,见主子沉默不语,有些诧异,试探着说道:“小姐,奴婢去倒杯热水来吧!”

  • 白芷心&。

    白芷心里暗暗叫苦不迭,硬着头皮跟了上去。几个二等丫鬟也随之跟了上来。

  • 的医术&,活死

    她凭借着高超的医术,活死人,医白骨,短短几年间,成了闻名边关的神医。

  • 心底的&悔不当

    尘封在心底的记忆袭卷上心头,没了当年那般撕心裂肺的痛苦,只余淡淡的酸涩和悔不当初的恨意。

  • 容精致&。眼角

    她年约四旬,保养极佳,妆容精致,满头珠翠。看起来只有三旬左右。眼角略略上扬,精明外露,不怒而威。

  • 家生子&等大丫

    白芷是家生子,亲娘是永安侯夫人身边的管事妈妈。五年前到了畅春院伺候,是程锦容身边的一等大丫鬟。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