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府。程景宏不喜多言,饶舌的陈皮被委以重任,口沫横飞地说起一整日的经过。赵氏程景安程锦宜母子三人听得瞠目结舌。“锦容,陈皮说的都是真的?”赵氏不敢置信地看着程锦容:“你真...

程府。

程景宏不喜多言,饶舌的陈皮被委以重任,口沫横飞地说起一整日的经过。

赵氏程景安程锦宜母子三人听得瞠目结舌。

“锦容,陈皮说的都是真的?”赵氏不敢置信地看着程锦容:“你真的以金针救醒了贺三公子?”

程锦容笑着嗯了一声,补了一句:“大堂兄三日后去卫国公府为江六公子复诊,到时候我随大堂兄一同前去。”

赵氏下意识地看向长子。

程景宏点点头。

程景安关注的重点显然不在此,兴致勃勃地追问:“容堂妹,二叔真的将外科医术都传给你了?”

程锦容笑着瞥了二堂兄一眼:“是。大堂兄对外科医术颇感兴趣,我已经应了日后传授给他。”

程景安的俊脸更亮了:“那我……”

“二堂兄想学也可以。”程锦容慢悠悠地笑道:“等你得了大伯父首肯,顺利出师便可。”

程景安:“……”

揭人不揭短好不好!

程景安气闷地瞪了程锦容一眼。

程锦容眨眨眼,抿唇轻笑。显然找到了欺负二堂兄的乐趣!

程锦宜对年幼女童格外关注,蹙眉问道:“那个彤儿,为何会受那么严重的外伤?是谁那么狠的心,这般伤害一个孩童?”

若不是锦容堂姐医术高超,彤儿怕是已经流血过多不治身亡了。

程锦容轻叹一声:“如果我猜得没错,打伤彤儿的,是她的家中长辈!”

临走前,她去后堂看了彤儿母女。彤儿已经醒了,孱弱得令人心怜。彤儿的亲娘,只会红着眼睛磕头谢恩。对彤儿受此重伤的原因只字不提。

想也知道,这其中定有难言之隐。

程锦宜倒抽一口凉气,杏目中满是错愕:“世上竟有这等心狠无情的家人!”

赵氏也是一脸怒气:“真是禽兽不如!”

程锦容眸光一闪:“是啊,世间有温和慈爱的长辈,如大伯父大伯母这样。也有狼心狗肺猪狗不如的,根本不配为人!”

譬如早逝的裴婉清!

譬如眼中只有权势的裴钦!

为了一己私欲,逼迫她的亲娘为傀儡替身,逼走她的父亲,将她困在内宅为棋子。

裴婉清已经死了!这笔账,便全数算到裴钦头上!

彻骨的仇恨在心头翻涌,程锦容情绪难以平息,目中闪过寒芒。

程景宏敏锐地看了过来。

程锦容已恢复如常,微笑着说道:“紫苏收拾了衣物行李,我回去看看,是否有缺漏。就先告退了。”

……

天色已晚,繁星满天。

清欢院内灯火通明,一个熟悉的女子身影立在院门外。

见了程锦容,女子满面喜悦地迎上前,行了一礼:“奴婢见过小姐。”

女子已年过三旬,依然梳着未出阁的少女发式,容貌俏丽。右边的额角有一道狰狞的陈年旧疤,特意留了一缕长发遮掩。

这个女子,正是亲娘裴婉如当年的陪嫁丫鬟紫苏。

当年程望被请去洛阳看诊,裴婉如放心不下,吩咐紫苏随行伺候。谁知竟成了诀别。惊闻噩耗后,程望赶回京城。爱妻已长埋地下,程望吐血昏迷。紫苏跪在坟前哭了半日,猛地以头撞石碑,想以死殉葬。

万幸救治得早,紫苏才捡回了一条性命。

程望离京时,将程锦容留在了裴家。忠心耿耿的紫苏,也被留下照顾年幼的小姐。

主仆相伴十余年,感情深厚,无需细述。

程锦容笑盈盈地握住紫苏的手:“只隔了一日没见你,倒像是隔了三秋。”

紫苏被哄得眉开眼笑:“奴婢心里也惦记着小姐呢!”

然后絮叨起来:“小姐一屋子的医书,还有这些年积攒下来的衣物首饰,都是奴婢亲手收拾的,没让白芷她们几个沾手。”

“从昨日忙活到今天傍晚,才算收拾妥当。”

“以后小姐住在程家,就别回侯府了。虽说侯府富贵,到底不是小姐的家……”

紫苏什么都好,就是爱啰嗦。一路说到了屋子里,嘴就没停过。

程锦容耐心地笑着聆听,不时嗯一声,或点点头。

紫苏说得更起劲了:“……奴婢知道,小姐和表少爷情投意合。不过,没定下亲事,太过亲近,传出去不妥。还是住在程家的好。等以后定了亲……”

“紫苏,”程锦容忽地打断紫苏:“我不会嫁裴璋!”

紫苏:“……”

紫苏一惊,反射性地看向主子。

明亮的烛火下,程锦容清艳的脸庞浮着陌生的冰冷:“以后,在我面前,别再提他了。”

……

隔日。

永安侯府。

天亮了没多久,宫中的厚赏就到了侯府。

赏赐是指名给裴璎和程锦容的,各三套发簪和及笄礼服。

身为中宫皇后,私库极为丰厚。要不然,也撑不起偌大的惠民药堂。前些日子,寿宁公主的及笄礼刚过,宫中打制的发簪颇多,及笄礼服也特意多做了几身。年轻的少女身材相差不大,略一改动便可。

裴皇后不便直接赏赐程锦容,每次都是赏到裴家。赏赐的东西也是双份。如此,便是传出去,也无人多心多疑。

永安侯夫人一肚子闷火,挤出笑容谢恩,领了赏赐。

裴璎见了华丽的发簪和以金丝线绣的精致礼服,高兴得双眸熠熠闪亮。再看赏给程锦容的那一份,顿时嫉恨得双目发红。

程锦容的发簪和礼服更精致更美!

永安侯夫人正为了要进宫谢恩之事烦闷,一转头,见裴璎红眼拧帕子的模样,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给我回屋子去!”

瞧瞧那副没出息的德性!

裴璎一跺脚,临走前狠狠戳了亲娘的心窝:“母亲就会凶我,对程表姐就温柔细语。程表姐还不是不愿留下,还不是回了程家!”

永安侯夫人:“……”

裴璎被亲娘难看的脸色吓了一跳,立刻脚底抹油溜了。

永安侯夫人揉了揉发疼的胸口,叫来白芷,命她将赏赐送去程家,“顺便”留在程家伺候。

白芷战战兢兢地应了,口中暗暗发苦。

卖身契什么的,她根本没敢张口。就这么去程家,小姐岂肯留下她?

永安侯夫人无暇留意白芷的脸色,又揉了揉胸口,然后进宫谢恩。

书评(172)

我要评论
  • ,小心&…”

    白芷吓了一跳,急急说道:“小姐,小心,别被割破了手指……”

  • 力精神&,应对

    离天亮还有两个时辰。她要养足体力精神,应对即将到来的恶战。

  • 白芷一&若被夫

    白芷一愣,脱口而出道:“小姐为何这般穿戴?若被夫人见了,定会出言嗔责。”

  • 父亲程&她留在

    她幼年丧母,父亲程望被征派为军医。路途遥远,边关苦寒。父亲不舍她奔波受苦,在舅兄热忱的挽留下,将她留在了京城。

  • 。比常&首还要

    这把刀,既细且薄,刀柄三寸,刀身也只有三寸。比常见的匕首还要短一些。以上好的精铁淬炼打磨而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