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炷香后。杜仲第一个出了屋子。他面色有些惨白,扶着墙壁站了许久。胃里阵阵翻涌做呕,双腿发软。自少年时起,他一见血便会头昏。成年后,这个毛病不但不没好,反倒愈加非常严重。也因而,他彻底歇了从医的念头。皇后娘娘设惠民药堂,他走了堂兄的门路,进药堂做了管杜仲第一个出了屋子。。...

一炷香后。

杜仲第一个出了屋子。

他面色有些苍白,扶着墙壁站了许久。胃里阵阵翻腾作呕,双腿发软。

自少时起,他一见血就会头晕。成年后,这个毛病非但没好,反而愈发严重。也因此,他彻底歇了行医的念头。皇后娘娘设惠民药堂,他走了堂兄的门路,进药堂做了管事。

平日有受了外伤的病患来药堂,他会不动声色躲得远一点。因此,他晕血的毛病,药堂里一直无人知晓。

今日他被程锦容胸有成竹的自信吊起了胃口,忍着头晕进了屋子。结果……

杜仲面色一白,哇一声吐了出来。

一旁的伙计吓了一跳,忙上前扶住他的胳膊:“杜管事,你这是怎么了?”

杜仲一边狂吐,一边力持管事的威严:“我没事。你忙你的去。”

伙计:“……”

就在此时,又一个人出来了。

是擅长小方脉的李大夫。

李大夫年近五旬,个头不高,性子温和,几个大夫里属他脾气最好。此时李大夫打着哆嗦,说话也不甚利索:“老天!我行医二十年,还是第一回见到这等情景。”

那个程锦容,拔除女童腹上的瓷片后,并未敷药包扎,竟以利刃将伤口剖开……

不行了!

他也要吐一会儿!

年迈的李大夫,也扶着墙吐了起来。

伙计:“……”

又过盏茶功夫,几个大夫都陆陆续续地出来了。要么面色发白,要么神色怪异,要么仰头望天,要么低头沉思。

总之,就没一个正常的。

程姑娘到底做了什么?

……

程锦容俯身低头,全神贯注,目中似闪出光来。

她手持利刃,在女童腹部伤处划下一刀。左手接过甘草递来的柔软纱布,迅速吸掉渗出的鲜血。

查看了内腹的伤处后,程锦容沉声吩咐:“拿缝合的针线来。”

甘草迅速将针线送入程锦容手中,然后用干净的帕子为程锦容擦拭额上细密的汗珠。

女童被喂了迷药,彻底昏厥。小小的身体因剧烈的疼痛微微颤抖,却未醒来。

程锦容低头缝合伤处,纤长的手异常沉稳。

齐大夫终于也顶不住了,迈着虚软的步伐走出去,靠着墙壁坐了下来。双目无神,满心茫然。

外伤,还可以这样医治?

程景宏也是满心震惊,呆呆地站着,愣愣地看着。

内外伤口皆要缝合,程锦容动作熟稔而流畅,带着奇异的美感。最后,止血上药包扎。直至此刻,程锦容才起身,呼出一口气。

程景宏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这是二叔教你的外科医术?”

程望年少成名,有少年神医的美誉。这些年程望做了军医,每日面对的多是受刀枪棍棒箭伤的军汉。自会潜心研究外科医术。

程锦容略一点头,无暇多说,又处理起女童身上的其余伤处。

前世边关战祸连连,她医治过的外伤数不胜数。女童伤势虽重,于她而言,却是寻常。

程景宏定定心神,上前帮忙。

女童腹部的伤最严重,其余外伤看着鲜血淋漓,实则未伤筋骨。清洗干净敷药包扎妥当便可。

程景宏动作比平日快了几分,片刻间已处理了一处。眼角余光一瞄,却见程锦容已处理好两处伤口。

程景宏:“……”

世间七十二行,行医无疑是要求最高也最苛刻的行业。医术平庸只凭一腔热诚,万万不行。便是贪婪爱财的大夫,只要医术高明能治好病症,也胜过庸医。

程景宏年少志高,对自己一身医术颇有自信,也一直引以为傲。同龄的少年人中,还有谁能胜过他?

此时才知道,什么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程锦容忙里偷闲,瞥了再次发愣的程景宏一眼:“大堂兄!”

程景宏迅疾回神,立刻低头忙碌。

……

两炷香后。

甘草将细长刀刃和用过的针线等物冲洗干净,端去厨房,放进沸水中,再换干净的水煮沸。反复三次,才算清洗完毕。

程锦容以热水洗净双手,神色间不见疲惫之色,愈发精神奕奕:“大堂兄,你也来将手洗净。”

程景宏神色复杂地应了一声,一边洗手,一边默默看着程锦容。

程锦容挑眉一笑:“我又没生出三头六臂来。大堂兄这样看我做什么?”

在他眼里,如此精妙的外科医术,比三头六臂厉害多了!

程景宏的真实心情,在目光中毕露无疑!

程锦容莞尔一笑,说道:“我爹潜心研究数年,创出了开腹的外科医术。治外伤不算什么,还有精妙的切除缝合术。能医治许多药石罔顾的疑难杂症。大堂兄若感兴趣,以后我慢慢传授给大堂兄便是。”

程景宏全身一震,一脸的不敢置信:“你真的愿将外科医术传授给我?”

身怀绝艺之人,敝帚自珍是常事。谁愿将自己压箱底的能耐传给别人?

程锦容微微一笑:“大堂兄想学,随时都可以。不过,没有数年之功,怕是难有成就。”

程景宏脱口而出道:“你学了几年?”

三年,加上前世行医七年,一共十年。

程锦容随口笑道:“学医最重天赋。有人学三四年,有人要学六七年,甚至十余年。我是前者。”

程景宏:“……”

之前听到神医之类的话,他只以为堂妹淘气促狭,此刻才知,她并未说笑。

原来,世上确实有这等令人艳羡的学医天才!

程景宏郑重地抱拳道谢:“多谢容堂妹!”

程锦容不以为意地一笑:“我爹只我一个女儿,在我眼中,你和我嫡亲的兄长无异。兄妹之间,这般客套,岂不见外。”

程景宏心头一热。正要说话,身后忽然响起妇人悲怆的哭喊声:“彤儿。”

妇人力竭昏迷了一个时辰。醒来后,不见女儿,立刻惊惶失措地找了过来。

女童所有的伤处都止血上了药,腹部也被柔软干净的纱布缠了数圈。因失血颇多,小脸煞白,昏沉地躺着。

“先别慌。”程锦容温和地叮嘱:“为了给她治伤,我给她喂了些迷药。约莫一个时辰以后才能醒。你先守在床榻边。”

妇人红着眼睛,哑声问道:“大夫,我的彤儿还能活吗?”

程锦容微笑着应道:“当然。按我的吩咐,好好养伤,不出两个月,便能痊愈。”

妇人眼眶更红了,扑通一声跪到地上,用力磕了三个响头:“谢谢大夫!谢谢大夫!只要彤儿能好,我做牛做马,也要报答大夫的救命之恩!”

……

书评(376)

我要评论
  • 侯府一&二。有

    程锦容这位表小姐,在永安侯府一住十余年,衣食用度和裴家小姐们一般无二。有时,就连白芷都会忘了主子其实姓程。

  • &战。

    离天亮还有两个时辰。她要养足体力精神,应对即将到来的恶战。

  • 尘封在&的痛苦

    尘封在心底的记忆袭卷上心头,没了当年那般撕心裂肺的痛苦,只余淡淡的酸涩和悔不当初的恨意。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