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祈一脸一言难尽的神情,颇具喜感。程锦容都忍抿唇轻笑。程景宏对这一切纷杂充耳不闻,迅速将江尧的腿伤伤口包扎好。接着给了江尧身边的小厮一瓶伤药,嘱咐道:“每隔五日为江六公子换一次伤药,一个月之内不可以下榻酒店四处走动。有任何不适感,都可来惠民药堂找我回诊。程锦容忍不住抿唇轻笑。。...

贺祈一脸一言难尽的神情,颇有喜感。

程锦容忍不住抿唇轻笑。

程景宏对这一切纷乱充耳不闻,迅速将江尧的腿伤包扎好。然后给了江尧身边的小厮一瓶伤药,叮嘱道:“每隔三日为江六公子换一次伤药,一个月之内不可下榻走动。有任何不适,都可来惠民药堂找我复诊。”

小厮长福习惯性地抬起下巴,斜睨程景宏一眼:“我们六公子身娇肉贵,今日是意外,只得来了最近的惠民药堂。回府后,定会请名医登门看诊。复诊的事就不必你操心了……诶哟!”

尚未出口的话,忽地化为一声惨叫。

嘭地一声,长福已被贺祈踹倒,重重落在地上,疼得直抽抽。

程锦容:“……”

程景宏:“……”

“混账!”贺祈出腿快,收腿更快,俊脸上满是不快:“小程大夫医术高超,救了你主子的腿!你竟敢出言不敬!”

“表哥言之有理。”朱启珏素来以自家表哥马首是瞻,第一个张口附和的总是他。

叶凌云和郑清淮迅速交换一个惊讶的眼神。

贺三今日醒了之后,有些古怪啊!

江六好赖也是横行大半个京城的纨绔,身边奴仆狗眼看人低有错吗?就这也值得动怒踹人?

“踹得好!”长福被踹,江尧竟也道好:“这个狗东西!敢对我救命恩人如此无理!踹一脚算便宜了他!”

然后,殷勤地看向程景宏:“多谢小程大夫。我一个月之内不能下榻,烦请小程大夫登门为我复诊。我一定奉上丰厚的诊金!”

江尧一点都不傻。小程大夫是太医院程副院使的长子,家学渊源,医术了得。何必再另请名医!

这个江六公子,倒也不是一无是处。

程景宏神色稍缓,淡淡应道:“江六公子信得过我,我便应了公子所请。每隔三日去卫国公府一趟,为公子复诊换药。”

“诊金就不必了。我年轻识浅,一直在惠民药堂义诊,半文诊金也不收。”

医术高明又有风骨的大夫,值得任何人敬重。

江尧不再提诊金二字,连连道谢。朱启珏等人的态度,也有了微妙的变化。言谈话语里,多了几分尊重。

……

程锦容看着神色淡然的大堂兄,心中油然而生骄傲之情。

前世她和程家人接触不多,对这个沉默少言的大堂兄印象寡淡,自然也没什么深厚的兄妹之情。

此时此刻,她由衷地庆幸,自己能重活一世,能看清身边所有人的真实模样。

“程姑娘,”贺祈忽地张口,声音比同龄的少年略低沉一些:“我何时来复诊?”

程锦容:“……”

众人:“……”

熟知贺祈性情脾气的朱启珏等人,齐齐瞠目。

贺祈暴躁易怒,从不懂什么怜香惜玉。偶尔有爱慕他的妙龄少女投来羞答答的一瞥,他要么视而不见,要么就是不耐地瞪回去。

他们几个私下打过赌,贺祈一定从没碰过身边那些美貌丫鬟,在男女之事上根本没开窍。

可瞧瞧现在,贺祈看着程姑娘的专注眼神,说话时的语气……啧啧!

程锦容心情也有些复杂微妙。不过,有这等正大光明接近救命恩人的机会,她自然不会拒绝,微笑应道:“三日后如何?”

贺祈不假思索地应道:“好,三日后我再来。”

程景宏瞥了贺祈一眼,面无表情地说道:“三日后,我去卫国公府为江六公子复诊。容堂妹随我一同前去。请贺三公子移步卫国公府,一并复诊。”

众人:“……”

上一个敢这么和贺祈说话的人,被踹飞七八米,到现在还没下床榻哪!

朱启珏等人露出不忍目睹的惋惜神情。

江尧鼓起勇气,冒着挨揍的风险,要为小程大夫说情:“贺三,你别动气。权当给我个面子……”

“小程大夫这个提议极好!”贺祈欣然应了:“三日后,我去卫国公府等程姑娘便是。”

众人:“……”

贺祈扫了一眼,杀气腾腾地问惊掉了下巴的一众好友:“怎么?有什么不对吗?”

四人一起摇头,异口同声地说道:“对对对!什么都对!”

贺祈再次转头,颇为有礼地道别:“今日多有叨扰,我们这就离去。三日后见。”

程锦容微微一笑:“贺三公子多多保重。”

贺祈!

前世未曾报答的救命之恩,今生我定会偿还。

贺祈深深地看了程锦容一眼,不再多言,和一众纨绔好友一同离去。侍卫们以担架抬走了江六公子,顺便拎走了还在抽抽的小厮长福。

……

总算都走了!

程景宏松了口气,颇有送走一堆瘟神的庆幸。

然后,程景宏一脸郑重地叮嘱程锦容:“容堂妹,他们几个,皆出身勋贵名门,是京城最为闻名的纨绔公子。不学无术,横行枉为,声名狼藉。你是姑娘家,不宜和他们过多牵扯。”

程锦容想了想,一脸郑重地应道:“除了贺三公子,我没打算和谁有牵扯。”

程景宏:“……”

程景宏一口老血都快喷出喉咙了。

程锦容轻笑个不停。如花的笑颜里透出一丝淘气促狭。

程景宏揉揉眉心,有些头痛。

怪不得今日临出门的时候,程景安用沉痛的语气提醒他要“小心容堂妹”。当时他还以为是二弟抽风胡说,现在才明白这句话背后的深意。

陈皮匆忙的声音响起:“公子,外面领了号牌的百姓,都快等不及了。公子还是快些出去看诊吧!”

什么都不及给病人看诊重要!

程景宏点点头,随口道:“容堂妹,你初来乍到,先随在我身边。”

程锦容笑着嗯了一声。

兄妹两人无暇多说,一起去了外面的药堂。

前来排队看诊的百姓,从药堂里一直排到药堂外。药堂外的空地,也挤满了人。患病之人,多是一脸苦楚。以充满希冀的目光看着年轻的小程大夫。仿佛在看着下凡的天神。

行医治病,救死扶伤。

短短八个字,道尽了行医大夫的职责和担当。

程锦容心里涌起激越的热流,和程景宏一同上前。

书评(331)

我要评论
  • 尖转动&。

    程锦容白皙柔软的手指动了一动,那把细长的刀竟在指尖转动了一回。

  • 入枕下&,寒光

    她迅捷地伸手入枕下,寒光一闪,手中多了一把细长的刀。

  • 那般撕&初的恨

    尘封在心底的记忆袭卷上心头,没了当年那般撕心裂肺的痛苦,只余淡淡的酸涩和悔不当初的恨意。

  • 原。大&其数。

    半年后,宣和帝病逝,宣德帝登基,大楚朝内斗不休。心怀怨恨不甘的二皇子引来外敌,鞑靼铁骑踏进边关,踏破平原。大楚朝生灵涂炭,将士百姓死伤不计其数。

  • 楚的脸&停变幻

    一张美丽又凄楚的脸孔在眼前晃动。很快,变成了一张憔悴焦灼的男子脸孔。两张脸孔不停变幻,声音不时交汇。

  • 待的,&出的五

    能得到永安侯夫人如此亲切慈爱对待的,除了嫡出的五小姐,只有程锦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