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双眼眸,漆黑如墨,深看不见底。目光狠戾,冷厉如刀。程锦容冷不防地看入少年眼底,心里陡然漏跳了一拍。手中的金针刺不一直这样了,悬在少年俊美的脸孔上方。少年睁开眼睛眼,第几眼看见的,是一张少女脸庞。肤白如玉,眸似点漆,唇如丹朱。如初秋枝头最艳丽的花苞,目光狠戾,冷厉如刀。。...

那双眼眸,漆黑如墨,深不见底。

目光狠戾,冷厉如刀。

程锦容冷不丁地看入少年眼底,心里骤然漏跳了一拍。手中的金针刺不下去了,悬在少年英俊的脸孔上方。

少年睁开眼,第一眼看到的,是一张少女脸庞。

肤白如玉,眸似点漆,唇如丹朱。如初春枝头最鲜艳的花苞,在他眼前徐徐绽放,清艳绝美。

最初的惊艳过后,涌上心头的是不敢置信的震惊。

是她!

怎么会是她?!

少年贺祈直直地盯着少女程锦容,瞳孔骤然收缩,目中闪过惊疑和一丝茫然无措。心中如巨浪滔天,又似惊涛拍岸。

没有当场惊呼失态,全仰仗他如磐石般的坚硬意志和自制力。

程锦容定定心神,站直了身体。

贺祈深深呼出一口气,尚未来得及左右张望,耳畔又响起一个久违的惊喜的声音:“公子,你总算醒了!”

听到这个声音,贺祈全身一震,旋即抬眼看了过去。

黑脸侍卫快步上前,眼中满是喜悦的光芒:“公子现在感觉如何?可有不适之处?小的已经打发人回府送信,万幸公子毫发无伤。不然,小的真是无颜回府见老夫人。”

贺祈嘴唇动了动,千言万语涌至喉咙,似被巨石堵住了一般,一个字也吐不出口。

心中的震惊激动悲喜交加,简直难以言喻。

主子受惊过度,前后昏迷小半个时辰,一时说不出话来也是常事。黑脸侍卫苏木并未生疑,感激涕零地向程锦容道谢:“多谢你救了公子!”

程锦容微笑着应道:“身为大夫,救死扶伤是应有之义,不必言谢。”

说着,从容不迫地俯身,将贺祈头上的金针全数取下。

淡淡的药草香气,悄然袭来。

贺祈下意识地屏住呼吸,身体有些紧绷。一双鹰隼般冷厉锐利的黑眸,紧紧地盯着程锦容的脸庞。

就如一头凶猛的野兽,盯上了猎物……

程锦容有些诧异地对上贺祈闪着复杂光芒的黑眸。

奇怪!少年时有大楚第一纨绔公子之称的贺三公子,怎么会有这么一双深沉锐利的眼睛?

四目相对。

贺祈不算白皙的英俊脸孔,迅疾飘过一丝暗红。凶狠冷厉的气质,瞬间消失无踪。就像一头凶猛的野兽,忽然间变成了羞涩的绵羊。

程锦容:“……”

不知为何,程锦容有些想笑。

原来,尚且年少未遭劫难的贺三公子是这般模样。和她想象中的截然不同。有一丝出乎意料的可爱。

……

“贺三醒了!”

江六身畔的几个纨绔少年终于察觉到贺祈醒了,既惊又喜,不约而同地抛下痛哭流涕个不停的江六,围拢了过来。

程锦容略略后退两步,让开了床榻边的位置。默默地看着众少年争先和贺祈寒暄说话。

第一个抢着张口的,是白皙俊俏犹胜少女的纨绔少年,激动地抓住贺祈的手臂:“表哥!你总算醒了!”

这个俊俏少年,是平西侯次子朱启珏,也是贺祈嫡亲的表弟。

朱启珏容貌生得俊俏不说,又嘴甜讨喜。靠着一张嘴,哄得平西侯府人人偏疼他三分。

贺祈的目光在朱启珏惊喜不已的脸上扫了一圈。

紧接着,杏色锦袍的纨绔公子将手中美人折扇唰地一声扇开,一边摇着折扇,一边笑道:“我早就说了,贺三命大福大。不会有事。”

这个杏衣少年,是靖国公嫡子叶凌云。在府中排行第四。性别为男,爱好为女……

初春时节,天气还有寒意。程锦容立在一旁,叶凌云摇美人扇假做风度翩翩,骚包如开屏孔雀。

叶凌云想做什么,用脚指都想得出来。

贺祈瞥了叶凌云一眼。

叶凌云莫名地脊背一凉。出于被欺压了数年磨炼出来的直觉,果断地收起折扇。全身压力顿时为之一轻。

一袭宝蓝色锦袍的纨绔少年,将这一幕看在眼底,挤眉弄眼地坏笑起来。那一脸欠打欠抽的模样,唯有一个贱字能形容。

这个蓝衣少年,叫郑清淮。是晋宁候府的三公子。

再加上一旁如杀猪般哭天喊地的卫国公府六公子江尧。

京城勋贵圈里最负盛名的五大纨绔尽数在此。

贺祈目中闪过一丝追忆怀念之色,心情激荡而纷乱。依旧没张口说话。

难得见贺祈这般安静沉默,嘴贱的郑清淮自然不肯放过:“贺三公子天不怕地不怕,将天戳个窟窿也没皱过眉。今儿个不过是个摔落马下,就被吓傻了不成?”

叶凌云立刻接过话茬,一同嘲笑贺祈:“放心吧!小程大夫已经为江六正骨包扎,江六的腿没有大碍。不过,少不得要去卫国公府赔礼就是了。”

“别说我不仗义。到时候,我一定陪你一起去!”

朱启珏瞪了一双嘴欠的损友一眼:“行了,表哥刚醒,说不定头晕头痛什么的。你们两个少啰嗦废话。”

可惜,朱启珏生得白净秀气,瞪眼也没什么威胁和力道。

叶凌云啧啧一声,故意以手中折扇抬起朱启珏的下巴:“朱二公子貌美如花,瞪眼丝毫不减风韵啊!”

呸!

朱启珏笑骂一句,踹了过去。

叶凌云被踹得一声惨呼,将一旁江六的痛哭声都压了下去。

郑清淮将手揣进衣袖,双目放光地看热闹。不时出言挑拨一两句,怂恿朱启珏揍得更猛烈些。

叶凌云不甘示弱,伸手将郑清淮也拖了过来。三人拳来脚往,打成了一团。

熟悉又久远的一幕,令贺祈心头微暖。

激荡纷乱的心绪,缓缓平息,沉淀下来。

贺祈略略侧头,看向程锦容。

一身青衣罗裙的少女站在窗边,明亮的阳光透过窗子,正好洒落在她的脸上。不知是阳光夺目,还是她的目光更明亮。

身畔所有人都淡化成了黑白的影子。

唯有她的窈窕身影是绚烂夺目的彩色。

她也在看着他,平静的目光中,含着一丝愉悦。

“多谢姑娘相救!”贺祈终于张口,声音有些奇异的沙哑:“不知恩人贵姓大名?来日若有机会,我一定报答姑娘救命之恩!”

程锦容:“……”

书评(433)

我要评论
  • 中的棋&她困在

    自住进永安侯府的那一刻开始,她就成了永安侯夫妇手中的棋子。他们用“和善亲切”,编织了一张密密实实的网,将一无所知的她困在永安侯府内宅里。用以牵制宫中的裴皇后……

  • &…”

    白芷吓了一跳,急急说道:“小姐,小心,别被割破了手指……”

  • 了自家&主子的

    伺候程锦容多年,白芷见惯了自家主子的美貌,夜半烛火下,依然有惊艳之感。

  • 衣着穿&得如此

    表小姐容貌清艳无伦,平日衣着穿戴最是精心。今儿个怎么穿得如此简朴?还有那副冷静漠然的神情……

  • 这个名&苦寒边

    程锦容这个名字彻底消失,苦寒边镇里多了一个以行医为生的容大夫。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