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衣少年的声音里,透着疲倦悲凉。她感同身受,鼻间烧心,双目一红,又落了泪。国破家亡,双亲俱亡,只剩她孤零零的一个人。这种孑然一身满目迷惘的滋味,惟有个中人才能体会。一对难过人,一个缄默沉默不语,一个饮泣嚎啕。他亲手不动手,和她一起掘土挖坟,将程望她感同身受,鼻间泛酸,双目一红,又落了泪。。...

黑衣少年的声音里,透出疲惫苍凉。

她感同身受,鼻间泛酸,双目一红,又落了泪。

国破家亡,双亲俱亡,只剩她孤零零的一个人。这种孑然一身满目茫然的滋味,唯有个中人才能体会。

一对伤心人,一个沉默不语,一个垂泪恸哭。

他亲自动手,和她一同掘地挖坟,将程望的尸首下葬。

她哭肿了一双眼,嗓子也哭哑了。

临别时,他将身上所有的金银都留给了她。她一怔,下意识地推辞:“不用了。我会行医治病,能养活自己。”

他却道:“女子在乱世中生存,颇为不易,你多珍重!”

鼓囊囊的荷包,犹带着他的体温。那一丝温度,从她的指尖处蔓延至心底。给她冰冷荒芜的心田里,注入一丝暖意。

黑衣少年再次翻身上马,欲策马离去。

她急急追上前两步,扬声问道:“不知公子贵姓大名?来日若有机会,我一定报答公子救命之恩!”

似曾相识的问话,终于勾起了黑衣少年模糊的记忆。他转头看她,目中闪过一丝讶然,却什么也没多问。

“我姓贺,”他终于张了口:“在家中排行第三,单名一个祈字。”

贺三公子!

贺祈!

她在心中默默记住了救命恩人的姓名,目送黑衣少年策马离开。

……

自那之后,她再也没见过他。却时常听闻他的名字。

肆虐边关的小股鞑靼骑兵,不时遭遇伏击,尽数被斩首。为首之人,是一个身着黑衣脸上有着刀疤的冷厉少年。

流亡的边军士兵们,渐渐聚拢在少年身边,从百余人到数百人,再到一千两千。几年间,这些被大楚朝廷遗弃的士兵,汇聚成了一股不容任何人小觑的力量。

传闻中的贺三公子,面有刀疤,身高八尺,虎背熊腰,天生巨力,手持六尺长刀,如杀神下凡。凶残的鞑靼骑兵,一个照面就会被吓破了胆!

每每听到这样的传闻,她总会暗暗哑然失笑。

除了那道刀疤是真的,其余的传闻,实在是太过夸张了!不过,在饱受欺凌朝不保夕的边关百姓们心中,这样的“贺三公子”更令他们心安。

那块玉佩,没有机会再送还。

她将玉佩穿了红绳,戴在了脖子上。

或许这块玉佩沾染了主人的“煞气”,魑魅魍魉不敢靠近。她几次面临险境,竟都化险为夷。

骁勇狠辣杀敌如麻的贺三公子,惹来鞑靼太子的忌惮。鞑靼太子亲自领两万骑兵,设下埋伏,围杀贺三公子及两千士兵。

这一场厮杀,无比惨烈。

两千士兵杀至最后一兵一卒,无一人投降。鞑靼骑兵死伤更惨重,两万骑兵死伤近半。贺三公子血战至死,临死前重伤了鞑靼太子。

他的死讯,很快传进她的耳中。

她握着那块玉佩,沉默了许久。

其实,这样的结局,早在意料之中。领着两千边军残兵,纵然贺三公子再骁勇英武,如何能是数万鞑靼骑兵的对手?

也许,贺三公子早就存了死志!如此离世,也算死得其所。

她和他只有两面之缘。可她对他的印象极其深刻。似从数年前的那一夜起,他的身影便深深烙印进了她的心里。

他的救命援手之恩,今生无以为报。只盼有来生,能报这份恩情。

鞑靼太子身受重伤,不得不四处搜寻名医。数位名医,都未能治好鞑靼太子的伤势。因拖延时日过长,鞑靼太子病症愈发严重。

最终,她这个以外科医术见长的“容神医”,被请进了鞑靼太子的帐篷。

再后来,她在重重监视下治好了鞑靼太子的重伤,虚与委蛇半年之久,终于找到机会,杀了鞑靼太子。大仇得报,安心地闭上眼,奔赴黄泉。

没想到,她竟能重生而回。

更没想到,会这般意外地和年少的贺三公子相遇。

……

惨呼声不绝于耳。

程锦容深呼一口气,将心头翻涌的复杂情绪按捺下去,侧头看向程景安:“堂兄可要上前看看?”

贺三两个字一入耳,程景安皱了眉头。

很显然,程景安对贺三公子的赫赫大名早有耳闻!

这位一言不合就揍人的主。今日怎么到了惠民药堂来?听那个躺着的少年嚎啕痛哭撕心裂肺的哭喊劲儿,定然伤得不轻。

明知此时上前意味着无穷麻烦,可行医之人,有伤患在眼前,总不能顾忌麻烦袖手不理。程景安定定心神,嗯了一声。

说完,迈步上前。

小厮陈皮扯着嗓子扬声喊道:“大家伙儿都让一让啊!惠民药堂医术最好的小程大夫来了!”

程景安:“……”

众人:“……”

便是心思纷乱的程锦容,也是莞尔一笑。

沉稳持重不喜多言的大堂兄,怎么会挑这么一个活宝小厮!

不管如何,陈皮这一声嚷,效果十分显著。

围拢在一处的人群骤然分开,让出一条路来。看热闹的百姓伸长脖子张望,身材高壮的侍卫们虎视眈眈,衣衫鲜亮的几位贵公子也齐刷刷地看向程景安……身边的程锦容。

果然是一群浪荡纨绔!

这等时候了,犹不忘看美人。

程景安压抑着心里的恼怒不快,低声吩咐程锦容:“容堂妹,你领着甘草先进药堂。这里有我……”

话未说完,就见程锦容已向前走了。步伐虽快,裙摆几乎未动。不愧是侯府内宅里长大的闺秀!

程景安:“……”

程景安抽了抽嘴角,迈步向前,和程锦容并肩同行。

远看是美人,近看更美啊!

真没想到,这等贫民汇聚之地,竟会如此清艳动人的少女!

三个纨绔少年看直了眼,心里发痒。其中一个穿着杏色锦袍的少年,眼睛骤然亮了起来。

这三个少年里,谁会是贺三公子?

程锦容抬起眼,在几张热切放光的脸孔扫了一圈。

都不是!

贺三公子绝不会是这等见美心喜的好色之徒!

程锦容又看向躺在地上的两个少年。

身着亮紫色锦袍的少年,惨呼连连,左腿处不停有鲜血渗出。剧烈的疼痛,令少年脸孔苍白扭曲,涕泪交加。根本看不清少年真正的面容是何等模样。

这个也不是!

她记忆中的黑衣少年,凶残狠厉,便是摔断了腿,也不会这般软弱狼狈哭喊不休。

程锦容的目光,落在另一个昏睡不醒的少年身上。

书评(474)

我要评论
  • 委蛇,&利刃割

    她虚与委蛇,待鞑靼太子对她失去戒心后,以迷药迷倒了鞑靼太子,用三寸利刃割破仇人的喉咙。

  • 朝内斗&百姓死

    半年后,宣和帝病逝,宣德帝登基,大楚朝内斗不休。心怀怨恨不甘的二皇子引来外敌,鞑靼铁骑踏进边关,踏破平原。大楚朝生灵涂炭,将士百姓死伤不计其数。

  • &司视若

    程锦容对两个丫鬟的眉眼官司视若未见,不疾不徐地迈步进了内堂。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