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方心中的振奋人心喜悦之情之情,不需细述。一扭头,就呵斥一双儿女:“锦容全凭潜心于看书自学专研,便能熟记于心数百张药方。”“看一看你们两个!学中医多年,我亲手教诲你们,背药方还背得结结巴巴。啊白长了脑袋!”程景安程锦宜兄妹两个,像被风雨无情鼓乐的小白菜,蔫头“看看你们两个!学医多年,我亲自教导你们,背药方还背得结结巴巴。真是白长了脑袋!”。...

程方心中的振奋喜悦之情,无需细述。一转头,开始训斥一双儿女:“锦容全凭潜心自学钻研,便能熟记数百张药方。”

“看看你们两个!学医多年,我亲自教导你们,背药方还背得结结巴巴。真是白长了脑袋!”

程景安程锦宜兄妹两个,像被风雨无情吹打的小白菜,蔫头蔫脑,面有菜色。

程景宏深知亲爹的脾气,不骂个一炷香功夫绝不会停。他张口求情,只会一并挨训。索性不吭声。

然后,就听程锦容张口道:“大伯父先消消气。我有桩事想求大伯父。”

不妙!

程景宏下意识地上前一步,将程锦容护在身后:“爹,你别……”

别骂容堂妹,要骂就骂我!

程方瞬间换了笑脸,亲切又慈爱:“有什么事,但说无妨!”

程景宏:“……”

程景宏忽然觉得心里有些酸,默默让开两步。

程方压根没留意到沉稳持重的长子难得的稚气,笑着看向程锦容。

程锦容抬起眼,黑眸里闪着令人难解的亮光:“大伯父,我想报考太医院。”

程方:“……”

别说程方,就连程景宏兄妹三人也是一惊,齐刷刷地抬眼看了过来。

……

太医院是什么地方?

掌管大楚朝医药诏令,为皇室和勋贵高官们医治看诊,是大楚朝所有大夫梦寐以求之处。

每年五月,太医院会设考试,用以选拔医术高超的大夫进太医院。每年前来报名参考的大夫,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其中不乏各地杏林世家的杰出后辈,或是行医多年声名显赫的名医。

考核一共有三场,脱颖而出的佼佼者,方能考进太医院。每年的名额,只有三个而已。

其中艰难,可想而知。

程景宏从十七岁起报名参加太医院考试,连着两年都未考中。平日去惠民药堂免费坐诊,既是学以致用,也是为积累经验。再磨炼三年两载,或许能有考中的希望。

资质略显平庸的程景安,压根没敢想过太医院,日后能出师行医,不丢程家的人就算不错了。

现在,程锦容一张口就要报考太医院。

哪怕程方惊叹于程锦容的天赋,也觉得她太过异想天开!

时下行医的女子,一般都是医治妇人或小儿疾病,多是医术平平声名不显。偶尔有医术出众的,也绝不会去报考太医院。

先不说考取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便是考中了,又能如何?

难道想做女太医不成?!

程方不想直言,伤了程锦容的颜面,斟酌言辞,委婉说道:“太医院的考试要考三场,第一场考医理,第二场考诊脉开方,第三场考疑难杂症。锦容,虽然你学医多年,却没有看诊开过方。便是报名,也极难考中。”

“大伯父所言极是。”程锦容一脸赞同地接了话茬:“所以,我打算从明日起,就随大堂兄一起去惠民药堂坐诊!”

程方:“……”

程景宏:“……”

程景安一个忍不住,脱口而出:“容堂妹,惠民药堂里虽然不收诊金,也得给病患诊病开方。你能行吗?”

误诊病症,开错药方,可不是等闲小事。轻则延误病情,重则害人性命。

程锦容认真地想了想:“行。”

程景安:“……”

程景宏定定心神,也张口劝阻:“容堂妹,我自幼学医,十二岁起便随父亲出诊。十四岁为病患看诊开方,每一次开方皆要父亲过目,免得出了差错。十七岁才去惠民药堂。你没有看诊开方的经验,岂能直接去药堂?”

程锦容笑盈盈地看向程景宏:“看诊开方总有第一遭。再说了,不是还有大堂兄吗?我开的药方若有欠妥之处,大堂兄岂会坐视不理?”

程景宏:“……”

看着堂妹如花的笑颜,大堂兄只能默默点头,表示赞成。

程锦容说服了大堂兄后,又以祈求的目光看向大伯父:“大伯父,这十余年来,我一直住在裴家。除了过年时回来小住几日,几乎从未出过内宅。不知生活疾苦,不通世俗人情。学了一身医术,亦无用武之地。”

“我想和大堂兄一起去惠民药堂,一来诊病开方磨炼医术,二来,也是想走出家宅,看看外面的世界。”

“请大伯父首肯。”

一席话,听得程方心酸又心疼。没了亲娘,亲爹又不在身侧。他这个大伯父再不疼惜,还有谁疼她?

程方叹了口气,终于松了口:“也罢,你想去就去吧!”

想去惠民药堂,想报考太医院,都随她吧!只要她开心就好。

她就知道,程方一定会点头同意。

程锦容眉眼间浮上喜悦:“多谢大伯父。”

父亲竟然真的同意了?

程景安先是一脸下巴都快掉下来的蠢相,旋即眼睛一亮:“爹,容堂妹都去惠民药堂了,不如我……”

“你什么?”程方瞬间切换表情,瞪了过去。

程景安全身一个激灵,果断改了说辞:“我还是待在家里背药方吧!”

……

半个时辰后,程锦容迈着轻快的步伐出了书房。

这半个时辰里,程方叮嘱长子程景宏要好好照顾她,又提点指导她如何诊病开方。

她曾行医数年,诊病经验十分丰富。不过,这个秘密,无法诉之于口。大伯父的殷切关怀,她一一领受。

此时已近子时,满天繁星,夜风吹拂在脸颊上,带来丝丝凉意。

程锦容唇角微扬,黑眸中神采奕奕,比星光更璀璨。

被亲爹无情打击的程景安像霜打过的茄子,彻底蔫了。

程锦宜稍好一些,凑到程锦容身边,悄声问道:“容堂姐,你真想报考太医院啊!虽有行医的女大夫,不过,还从没有女子做太医的先例呢!”

程锦容略略转头,冲程锦宜一笑:“那就由我来做大楚朝第一位女太医!”

程锦宜咬了咬唇,扭了扭手指,清秀的脸庞红了一红,小声说道:“其实……其实我也想做女太医。”

程家世代行医,家风清正,女子同样可以学医行医。只这一点,已经胜过许多“医术传男不传女”的杏林世家。

小小少女,用羞涩的口吻提起了自己的梦想。

程锦容微微一笑,伸手握住程锦宜的手:“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立下目标,一步一步慢慢来,总有一天会实现。”

她的对手,一个比一个阴险狠辣!

将要做的事,一桩比一桩艰难!

可她心志坚定,一无所惧!

便是狂风骤雨,亦要只身前行!

书评(421)

我要评论
  • “小姐&,从值

    “小姐,”值夜的大丫鬟白芷被细微的动静惊醒,从值夜的小榻上起身,强忍住呵欠,柔声问道:“是不是做噩梦了?”

  • 内宅管&疼爱,

    内宅管事们早已见惯了永安侯夫人对表小姐异乎寻常的疼爱,以眼角余光瞄了过去。

  • 了鞑靼&守下,

    鞑靼太子身受重伤,她被“请”进了鞑靼部落,为鞑靼太子医治。在重重看守下,她镇定地为鞑靼太子治伤。鞑靼太子的伤势很快有了起色,她被奉为上宾。

  • ,主动&下去,

    永安侯夫人有些诧异,主动上前,握住程锦容的手笑道:“你身子总算是好了。再有半个月,便是你的及笄礼。我已经吩咐下去,命人准备及笄礼。今儿个就要写请帖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