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程家,一派热闹的场面。程方程景宏父子两人都回去了。程景宏去年十九,身材纤细,容貌清俊。他不喜说话的,一成天蹦不出几个字来。见了程锦容,喊了一声容堂妹,便住了口。程方年约四旬,身量中等,面容俊美,下颌几缕胡须,儒雅又柔和。程方平时在太医院办差,程方程景宏父子两人都回来了。。...

此时的程家,一派热闹。

程方程景宏父子两人都回来了。

程景宏今年十九,身材修长,容貌清俊。他不喜说话,一整天蹦不出几个字来。见了程锦容,喊了一声容堂妹,便住了口。

程方年约四旬,身量中等,面容英俊,下颌几缕胡须,儒雅又温和。

程方平日在太医院当差,多是住在太医院里。今日不逢休沐,听闻程锦容回来,程方特意回了程府。

见了侄女,程方满面欢喜,乐呵呵地招手:“锦容,快些过来。大伯父可有些日子没见你了。”

看着久违的熟悉脸孔,程锦容心中一暖,鼻间却微微泛酸。

程方和程望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感情甚笃,亲密无间。

程望年少成名,风光无限。程方引以为豪,没有半分嫉意。后来,程望遭受“丧妻”之痛,又被征调去了边军做军医。程方接替程望进京,考进了太医院官署。

这些年,程方和程望以书信来往,对她这个侄女一直记挂于心。竭尽所能地照拂她。

是她太过天真愚钝,被永安侯夫妇的伪善脸孔蒙蔽,冷淡疏远了真正疼爱她的亲人。

程锦容乖乖上前行礼:“大伯父,大堂兄。”

程景安飞快地瞄了乖巧温顺讨喜的容堂妹一眼,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

……明明是冷心冷血冷漠无情的大尾巴狼,在这儿装什么小绵羊!

程方和颜悦色地笑道:“都是一家人,这些虚礼就免了。快些起身吧!”然后,仔细打量几眼。

在侯府内宅金娇玉贵精心养大的少女,肤白似玉,眉目如画,清艳无双。亭亭玉立,似一朵含苞待放的海棠。

程方心中油然而生骄傲之情,笑着叮嘱:“既是回来了,就安心住下。及笄礼,你大伯母自会为你操持准备。”

赵氏笑着接过话茬:“我们程家不及侯府高门大户,不过,往来的人家也不少。到时候,锦容的及笄礼一定办得热热闹闹。”

程方官职不高。不过,他医术精湛,时常被勋贵官宦们请去看诊,可谓广结善缘。

程锦容抿唇一笑,柔声道:“劳烦大伯父大伯母了。”

程方不以为意地笑道:“往日你住惯侯府,我不便勉强。现在既是回来了,这儿就是你的家,没什么劳烦不劳烦的。”

赵氏也笑道:“可不是么?以后可别再说这么见外的话了。”

程锦容心里被暖意填满,因裴璋而起的一丝黯然消沉,早已消失无踪。

……

晚饭后,程方照例去书房。

程景宏不疾不徐地跟了上去。

身后的程景安苦着脸。

程锦宜悄悄扭手指。这是她紧张时惯有的小动作。

程锦容瞄了一眼,随口笑问:“宜堂妹,你为何紧张?”

程锦宜立刻将食指放在唇边,轻嘘一声,压低声音道:“爹每次回来,都要考较二哥和我。”

原来如此。

程锦容哑然失笑,同样压低声音:“大伯父会考较些什么?”

说话间,已经到了书房。程锦宜不及回应,冲程锦容扮了个苦脸。清秀的小脸皱成了苦瓜。

程方一转身,正好眼角余光扫了过来,好气又好笑地瞪了程锦宜一眼:“你挤眉弄眼做什么?”

程锦宜:“……”

被逮了个正着!

没来得及舒展的小脸,变成了一个红通通的小苦瓜。

众人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程景安笑得最起劲,一张嘴几乎咧到耳边。程方瞥了次子一眼:“景安,你先过来,我考一考你。”

程景安:“……”

程景安笑声戛然而止,俊脸差点抽筋。

程锦容忍俊不禁,轻笑不已。

程方对着程锦容时和睦如春风,对着程景安却如寒冬腊月,板着脸孔道:“还愣着做什么?”

程景安如鹌鹑一样,老老实实地上前。

程方每隔几日回府一回,教导程景安程景宜兄妹医理医术。此时考较的,正是几日前留下的数张药方。

杏林世家,医术世代相传,皆是当面授受口耳相传。

程锦容生平第一次经历这样的情形,颇觉新鲜。尤其是程景安结结巴巴答不出来被程方臭骂时的情景,更是有趣。

程方骂完不争气的次子,又沉着脸叫过程锦宜。

程锦宜比程景安稍强一些,只被骂了一盏茶时间……

程方看着一双儿女耷眉臊眼的德性,话语里透出恨铁不成钢的余怒:“你们两个,一个十六,一个十四岁,都不算小了。你大哥像你们这么大的时候,已能行医看诊。你们现在这样,至少三年才能出师。一对不争气的东西!”

程景安程锦宜一脸羞惭。

他们也不想这样好不好!

可学医也是要天赋的。大哥聪慧过人,举一反三,悟性极佳。他们两个实在是望尘莫及!

程景宏正要张口说情,一个清亮悦耳的少女声音忽地响起:“我学医十年,大伯父考一考我如何?”

众人:“……”

四道惊愕的视线,齐刷刷地看了过来。

程锦容微微一笑,坦然从容地迎上程方省视的目光:“请大伯父指点。”

……

“邪火内炽,迫血枉行,应服什么汤药?”

“泻心汤。大黄二两,黄连一两,黄芩一两。”

“胸隔胀闷,上气喘急,如何医治?”

“四磨汤。人参槟榔沉香天台乌药。”

程方目中闪过讶然和喜色,继续问道:“麻杏石甘汤可治什么病症?”

程锦容答道:“肺热内蕴,喘息急迫,消渴之症。”

“苓桂术甘汤有何用?”

“目眩心悸,短气而喘……”

程方双目放光,越问越快。一开始问的还是些简单常见的药方,待到后来,越问越难,越问越晦涩。

程锦容神色从容,对答如流。

程景安和程锦宜瞠目结舌,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程景宏更是一脸震惊。

数百药方烂熟于心随口而出,这是何等厉害!在民间行医的大夫,熟知百余张药方的,便可吹嘘自己是“名医”了。

当然,没有病患,无法看诊对症开方,无异于纸上谈兵。可对一个十五岁的少女而言,这份惊人的天赋,足以令众多学医多年的少年郎羞愧了。

从程方越来越炽热的目光中,便能知道此时程方是何等狂喜。

半个时辰后。

程方口干舌燥,嗓子亦有些嘶哑,精神却出奇的亢奋。看着程锦容的目光如看稀世珍宝:“锦容,这些都是你爹写给你的药方?”

程锦容微笑着点头:“是。这十年来,我爹每个月写的家书里,都会夹着几张药方。而且,我爹将针灸之术和外科之术也一并传了给我。待日后有机会,请大伯父指点一二。”

她前世在边关行医数年,救死扶伤,医术之精湛,比起父亲程望犹有过之。

程方朗声笑了起来,笑声中满是自得开怀:“好好好!太好了!我们程家终于后继有人了!”

程景宏:“……”

程景宏默默看了亲爹一眼。

前些日子还夸他是程家最出色的后辈是程家的希望来着。

书评(190)

我要评论
  • 手中多&了一把

    她迅捷地伸手入枕下,寒光一闪,手中多了一把细长的刀。

  • 了出来&目中闪

    永安侯夫人身边的大丫鬟白薇笑盈盈地迎了出来,行了一礼。目中闪过一丝讶然。

  • 永安侯&后的娘

    永安侯夫人端坐在上首。身为裴皇后的娘家长嫂,一品诰命夫人,永安侯夫人无疑是京城贵妇圈里最顶尖的人物。

  • 了护住&,引走

    父亲程望,为了护住她的安危,以身为饵,引走了烧杀抢虐的一小股鞑靼骑兵,命丧箭下。

  • 头,没&初的恨

    尘封在心底的记忆袭卷上心头,没了当年那般撕心裂肺的痛苦,只余淡淡的酸涩和悔不当初的恨意。

  • &楚的脸

    一张美丽又凄楚的脸孔在眼前晃动。很快,变成了一张憔悴焦灼的男子脸孔。两张脸孔不停变幻,声音不时交汇。

  • 她镇定&被奉为

    鞑靼太子身受重伤,她被“请”进了鞑靼部落,为鞑靼太子医治。在重重看守下,她镇定地为鞑靼太子治伤。鞑靼太子的伤势很快有了起色,她被奉为上宾。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