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时辰后,永安侯府。“回禀夫人,公子回去了。”心中胶着焦躁的永安侯夫人,闻言霍地站起身:“他人呢?快些让他来见我。”话音未落,一个陌生的少年身影已会出现在门口。永安侯夫人松了口气。只要你裴璋去了程家,程锦容肯定会心肠软。不出几日,就会乖乖的回裴家来“启禀夫人,公子回来了。”。...

半个时辰后,永安侯府。

“启禀夫人,公子回来了。”

心中焦灼不安的永安侯夫人,闻言霍然起身:“他人呢?快些让他来见我。”

话音未落,一个熟悉的少年身影已出现在门口。

永安侯夫人松了口气。

只要裴璋去了程家,程锦容一定会心软。不出几日,就会乖乖回裴家来。

永安侯夫人笑着迎上前:“阿璋,你回来得倒是早。我以为你会在程家吃了晚饭再回来……”

话未说完,就被裴璋异样苍白的俊脸吓了一跳:“阿璋!你这是怎么了?”

裴璋没说话,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永安侯夫人。

永安侯夫人被儿子看得心里发毛,挤出笑容柔声道:“阿璋,你这样看我做什么?今日去程家,见到锦容了么?”

裴璋还是没说话,继续盯着永安侯夫人。

永安侯夫人心里一个咯噔,骤然闪过不妙的预感:“怎么了?莫非你和锦容闹了口角?”

裴璋深深呼出胸口的浊气,声音紧绷:“母亲,容表妹为何忽然要回程家?”

他了解程锦容。

程锦容平日温柔好性子,几乎从不动气,也极少和人闹红脸。今日程锦容冰冷决绝,大异往常。

这其中,定有缘故!

在裴璋明亮锐利的目光下,永安侯夫人心跳加速,佯做镇定:“我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她病了两日,谁去探病也不见。今儿个肯出来见人了,一张口就要回程家。程夫人也被她叫了来。”

“任凭我们如何劝哄,她就是不听,执意要走。我们奈何她不得,只得随了她。”

“平日她最肯听你的话。我特意让人给你送了口信,让你去程家见一见她。她到底和你说了什么?为何你这般恼怒不快?”

裴璋薄唇抿得极紧,对半个时辰前发生的一幕只字不提,继续追问:“母亲,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在瞒着我?”

永安侯夫人也恼了,倏忽沉了脸:“你以为我在瞒你什么!”

“这些年,我待锦容如何,你都看在眼里。我对亲生女儿,也不及待她好。她不念裴家对她的养育恩情,一意要走。难道还要怪我不成!”

裴璋:“……”

不对劲!

如果不是心虚,怎么会这般心浮气躁,被他两句话就气成这样?

分明是欲盖弥彰!

母亲到底隐瞒了什么秘密?

裴璋心中生疑,面上的神色却缓和下来:“我随口一问罢了,母亲何必动怒。母亲待容表妹的好,我当然清楚。”

往日视为理所当然的事,此时细细想来,也透着蹊跷古怪。

程家是杏林世家,程方做着太医院副院使,程望在边军里任六品医官。可这些,对京城显赫新贵的裴家而言,委实不算什么。

裴皇后是父亲永安侯一母同胞的妹妹,感情深厚,毋庸置疑。死去多年的姨母裴婉如只是庶出,八岁就离京回了老宅,和父亲多年未见。哪来的深厚兄妹情谊?

父亲有六个庶妹,侄女加起来有十余个。

可被父亲视若己出疼爱备至的,唯有程锦容。

到底是为什么?

……

裴璋心头蒙上了一层阴霾。

永安侯夫人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罢了!锦容少年意气,一时任性,我还能和她计较不成。阿璋,你也别放在心上。得了闲空,多去程家看一看她。”

顿了顿,若有所指地低声道:“还有数日,锦容就及笄了,也到了谈婚论嫁之龄。你姑父远在边关,为她操持亲事的,定是程家人。你去程家,和程家兄弟多亲近一二。”

其中意味,不言自明。

裴璋听到婚嫁二字,脑海中闪过程锦容冰冷无情的脸孔,一颗心似被利刃刺穿,痛不可当。

他下意识地隐瞒了程锦容和他反目决裂之事,低低地嗯了一声。

永安侯夫人舒展眉头,目中有了笑意。

裴璋看在眼底,心中的疑团越来越大。故作迟疑,低声说道:“母亲,我和容表妹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我自不会挑剔她的家世。不过,只怕裴家宗族有人挑刺生事。”

裴璋是永安侯嫡长子,一旦成亲,就会请封世子。他的妻子,便是永安侯世子夫人。亦是裴家日后的宗妇。

结亲之事,讲究门当户对。裴璋的妻子,理应是名门闺秀。

程锦容才貌出挑,论门第出身,却是差了不止一筹。

精明又势利的永安侯夫人,闻言不假思索地应道:“这些小事,自有你父亲和我应对,你无需忧心。”

裴璋很配合地露出笑容,看着永安侯夫人含笑的眉眼,不知为何,心中涌起一丝凉意。

……

天色渐暗。

永安侯心情不佳,推了宴请应酬,回了侯府。

夫妻两个草草用了晚饭,屏退下人,在屋中对坐低语。

“……侯爷,锦容这丫头,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永安侯夫人皱着眉头,满面忧色:“今日像变了个人。万一……”

“没有万一。”

明亮的烛火下,永安侯英俊的脸孔阴沉冷厉:“当年那桩秘密,知道的皆已被灭了口。如今知道真相的,唯有你我,还有皇后身边的青黛和菘蓝。”

“青黛菘蓝一直伴在皇后身边,你我守口如瓶,程锦容如何能窥破当年的秘密?”

“绝无可能!”

永安侯夫人依然心神不宁,低声道:“可是,锦容今日言行举止,与平日大相径庭。我心中总有些不安。”

“阿璋今日去过程家了。回来之后,虽然什么也不肯说。不过,他神色间的颓然瞒不过我。定是和程锦容闹了口角。”

永安侯哼了一声:“这个不成器的东西!一个黄毛丫头也哄不住!”

永安侯夫人忍不住替儿子辩驳:“阿璋年少热血,对程锦容用情颇深。难免受程锦容影响。这些,我早就和侯爷说过。是侯爷坚持将阿璋彻底瞒在鼓里。”

永安侯又哼一声:“堂堂七尺男儿,整日儿女情长,日后能有什么出息。”

永安侯夫人唯有裴璋一个嫡子。府中庶子却有三个。

一听此言,永安侯夫人满心不快,瞥了永安侯一眼:“侯爷只阿璋一个嫡子,还是盼着阿璋有出息的好。”

爵位和家业,都是她儿子的。庶子们休想染指。

永安侯不耐烦口角之争,冷冷道:“不管如何,阿璋定要娶程锦容为妻!”

这些年,在夫妻两人有意的纵容和默许下,裴璋和程锦容时常相见,一双少年少女,情愫暗生。

裴家许出世子夫人之位,这门亲事,程望不可能不应。

宫中的裴皇后,也无从拒绝。

只要程锦容嫁入裴家,裴皇后不敢也翻不出任何风浪,只能继续做一个傀儡替身,坐镇中宫。

待二皇子被封为东宫储君,裴家成了太子外家,有从龙之功,手握权势,将坐享数十年富贵。

到那时,裴皇后便可以“病逝”了。

区区一个程锦容,是生是死,也都在裴家掌控之中。

书评(443)

我要评论
  • 粉色的&,梳妆

    粉色的轻纱帐幔,绣着美人的屏风,梳妆台上放着精巧的首饰匣。

  • 十余位&随意张

    十余位内宅管事束手恭立,无人敢随意张口,一派肃穆安静。

  • 对着身&鬟也没

    前来探病的人,统统拒之门外,一个都不见。就连永安侯来了,也不肯见。整日说不了几句话,对着身边的丫鬟也没了往日的随和亲切,神色淡漠,目光冷然。

  • 的医术&的神医

    她凭借着高超的医术,活死人,医白骨,短短几年间,成了闻名边关的神医。

  • 事们早&对表小

    内宅管事们早已见惯了永安侯夫人对表小姐异乎寻常的疼爱,以眼角余光瞄了过去。

  • 侯府,&安侯世

    她自两岁起住进外祖家,及笄后和表哥裴璋定下亲事。回程家待嫁,不到一年,嫁入永安侯府,成了永安侯世子夫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