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务之急是加油,加油,毕竟也可以另找其它的车,但是的花费时间,且有可能会正面临严重超载问题。几人都上了车,夏晴手脚干净利落地上了车顶。郑穆野坐上驾驶车座再发动车子,望着表盘上闪动着的底油位报警,问着:“附近有也没加油,加油站?”王嘉树地说:“有,就在FG塔的附近,过了几人都上了车,夏晴手脚利落地上了车顶。。...

当务之急是加油,当然可以另找其它的车,不过同样耗费时间,且有可能面临超载问题。

几人都上了车,夏晴手脚利落地上了车顶。

郑穆野坐上驾驶座发动车子,看着表盘上闪烁着的底油位报警,问道:“附近有没有加油站?”

王嘉树说道:“有,就在FG塔的附近,过了这条街就能看到,这里是那些古怪蜘蛛的巢穴,幸存者一般不敢靠近这里,所以加油站应该还有油。”

没有犹豫,郑穆野果断地按照王嘉树指引的方向前往加油站。

果真如王嘉树所言,加油站确实很近,在油位见底之前,终于到达加油站。

夏晴因为在车顶,视野最好,还未到达加油站,她仔细观察周围环境,随后敲了敲屋顶:“安全。”

越野车驶入加油站,加油的过程颇为顺利,加油站内还有不少汽油,将车加满油后,又寻了几个小的油桶,将油桶加满油。

油桶还没有搬完,在一旁警戒的陆少彦突然说道:“有人来了。”

很快在几人视线中出现了两辆车,一辆是改装后的吉普车,一辆则是看起来特别拉风的跑车。

吉普车最先停下,车门被打开,一位光头男子下了车,向着夏晴他们走了过来,随后又有一位打扮如同保镖的男子从副驾驶的位置下了吉普车。

那光头男子穿着花衬衫,黑色西装裤,一双擦得蹭亮的皮鞋。光头在阳光下有些反光,脖子上挂着手指粗细的金项链,耳朵上也有着不少挂饰,容貌反而有些看不清。

走近后才看清,光头男没有眉毛,五官颇为凶相,左侧脸颊还有一道从眼角延伸至嘴角的疤痕,光看脸便知不是善茬。

他双手插兜,上身微微前倾,嘴上叼着半支熄灭的烟,不大的眼睛中满是寒光。

而光头男身后的男人带着一副墨镜,四方脸,看起来面无表情,穿着一板一眼的黑色西裤西装白衬衫,留着板寸,突出的胸肌在衣服之下完全藏不住。若是再戴上耳麦,完全就是末世前的保镖。

对方看起来来势汹汹,陆少彦也不客气,直接举起了手里的步枪,指着来人:“站住。”

光头手上并有拿武器,但并不能让几人放松警惕,光头一开口就是浓重的关西腔。

行动队的七人中只有郑穆野会一些日语,其余几人都没听懂。

此时站在夏天和白湜身边的王嘉树低声翻译道:“他在向我们借火。”

刚说完,王嘉树的脸突然变得极为苍白。随后颤颤巍巍地说道:“他们……他们是……山……山口组的人。”

王嘉树的声音不大,但在场的几人都是异能者,自然将他的话听了个清楚。

夏晴再次打量来人,光头男的身上的衬衫袖子是挽着的,光头男看着有些瘦,然而露出的半截手臂却肌肉紧实,还布满了纹身。不仅如此,花衬衫的领口大敞着,也能看到纹身的图样。

然而真正引起夏晴注意的是,那条手指粗细的金项链旁边,还有一条极细银链条,链条下追着一个菱形吊坠。

夏晴忍不住眯了眯眼,吊坠上似乎还有字,是一个变形的山字。

J国是一个允许民众结社的国家,简单的说就是在J国黑帮是合法的。

那么J国最大的黑帮就是山口组,没有之一,组织内会员众多,实力涉及国内几乎所有合法亦或是非法的行业,人家不仅是地头蛇还是强龙,J国民众都知道宁可得罪政府,也不可得罪山口组。

夏晴在执行任务前也看过山口组的资料,FG市是山口组次社团——伊豆组的势力范围,而判断山口组成员级别的方法之一,就是看纹身,身上的纹身越多越复杂,则说明其地位在组内越高。

而像龙虎之类的图案,不是'大哥'级别的,是绝对禁制纹在身上的。

单看光头男手臂上繁复的纹身,他的地位应该不低。那位打扮像保镖的男人,下车后便站定在光头男身后,沉默不语,他左侧胸口上也别着一枚菱形的徽章。

夏晴又看向吉普车内,车内还坐着四个人。停在吉普车后的跑车,一直没有动静,这种跑车的车型最多只能坐两个人,她猜这群人真正的老大应该在跑车里。

看来即使是末世,这个自诞生已有一百多年的庞大黑帮组织,依然顽强地存活着。

遇到地方势力,自然不能硬碰硬,毕竟情况不明,而且人数上也不占优势。

除了夏晴,其余几人也看出这些人的来历,几人都看向郑穆野,他们九人自然以郑穆野马首是瞻。

不过,对方的老大既然没有出面,郑穆野自然也不会和一个手下交涉。

郑穆野看向夏天,对他点了点头。

随后夏天上前了几步,王嘉树跟在他身边充当翻译。

夏天抬起右手,打了一个响指。只见光头男嘴里叼着的半支烟突然窜起了火星。

光头男感到一阵灼热扑面而来,他立刻将嘴里的烟吐在地上,但嘴唇上依然被火燎了一下。

光头男伸出舌头舔了舔有些灼痛的嘴唇,嘴角上挑,明明是笑却满满恶意,随后轻轻地啧了一声。

夏天依然是面无表情,淡淡地说道:“抱歉,火有点大了。”显然道歉的话却没什么诚意。

“呦西。”光头男低低地说了一句,随后向着夏天吐了口口水。

当然,口水没有落在夏天的身上,夏天身前突然竖起了一面土堆。

那一团物体落在了土盾上,瞬间将土盾冻成了冻土,随后碎成了一颗颗冰粒,散落在地上。

陆少彦见此忍不住嘀咕:“这人用异能也太不讲究了,恶心!”

“呦西,卡哇伊~”这次光头却是对着夏晴说的,眼中的恶意越发明显。

离开FG塔,行动队七人都没有戴头盔和战术头巾。

夏晴的绝美容貌在阳光下一览无余。虽然对J国语了解不多,但是光头的语气轻佻的话语,即使没有翻译,她也能完全听明白。

夏晴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光头男,脸上并没有被调戏的愤怒亦或是害羞。

书评(335)

我要评论
  • 这张脸&而言是

    这张脸除了右眼眼尾处的红痣,对于夏晴而言是一张完全陌生的脸,一张美丽且稚嫩的脸。

  • 而那群&食的怪

    而那群还在进食的怪物,对食物似乎渐渐失去了兴趣,停止进食后,开始在男子尸体附近徘徊。

  • &感觉视

    夏晴睁开眼,感觉视线有些模糊,她忍不住眨了两下,才看清楚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光线有些昏暗,但还是能判断出,自己应该是在衣橱里。

  • 过一眼&看尽。

    方才,她曾扫过一眼,楼梯后侧是卫生间,卫生间门开着,空间不大陈设简单,一眼就能看尽。

  • 晴只能&距离别

    所以夏晴只能将怪物自楼梯处引开。夏晴迅速下楼,剩最后几阶楼梯时,夏晴一手撑在楼梯扶手上,直接跳了下去,因为这样可以距离别墅大门更近。

  • 间,确&定没有

    夏晴跑至卫生间,确定没有危险后,迅速躲进卫生间将门轻轻关上,随手上了锁。

  • 物遮挡&视线。

    正对卫生间门位置,是一处半人高的移窗,窗户是关着的,窗户外有绿色植物遮挡视线。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