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穆野刑讯宫岛御太还未结束了,夏天的三人了从塔顶赶回,三人的任务尚算顺利地,只遇上了小股的黑腄蚃。刑讯的过程实际上极为枯燥乏味,有时候会再重复同样的问题,或几个问题颠来倒去问,人在疲倦高压的状态下,是很难理性地编制谎言的,进而也可以确定目标提问内容的真实的性刑讯的过程其实颇为枯燥,有时会重复同样的问题,或几个问题颠来倒去问,人在疲惫高压的状态下,是很难理性地编制谎言的,从而可以确认目标回答内容的真实性。。...

郑穆野刑讯宫岛御太尚未结束,夏天三人已经从塔顶返回,三人的任务尚算顺利,只遇到了小股的黑腄蚃。

刑讯的过程其实颇为枯燥,有时会重复同样的问题,或几个问题颠来倒去问,人在疲惫高压的状态下,是很难理性地编制谎言的,从而可以确认目标回答内容的真实性。

当然这个过程是需要技巧和经验的,郑穆野对宫岛御太的态度和手段,在一定程度上都对他造成了极大的心理压力,不过威慑也不是对所有都有用。

如果是训练有素的行动队队员,心理承受能力远超于常人,一般的威慑根本不起作用。

郑穆野从宫岛御太嘴里,问出了克制黑腄蚃毒液的方法。

毒液能够使浑身肌肉僵硬,但意识却维持着清醒的状态。其实解毒的方法很简单,一些海水就可以。

得知解毒方法,几人都是极为意外。其实海水有没有用一试便知,所以宫岛御太不可能在这个问题上说谎。

夏晴回忆了一下海水的成分,突然意识到是海水中的六大元素之一——钾。钾可以刺激人体的肌肉,使人体肌肉变得兴奋。而血液中含钾低于一个值,人体的肌肉就会僵硬无力。

而各海域中,海水含钾量都会有些不同。看来FG海水中含钾不低。

宫岛御太身上还有半瓶的海水,却不够两名幸存者使用。

不过,七人身上并没有海水,但值得庆幸的是昨日几人都在海水中泡了许久,身上的衣服虽然干了,但一抖都是盐粒子。

夏晴和白湜即刻,先给王嘉树喝下半瓶海水,喂的过程不算顺利。

而林非将几人外套上的海盐收集起来,溶在清水中,与夏晴合力喂了另一位幸存者服下。

等两名幸存者能够自己靠坐起来,天已经大亮,离出发的时间,尚不足一个小时。

坐在另一个角落的宫岛御太,或许是流血过多,脸色苍白木然地坐在地上。

郑穆野在他体内打入了一道雷电异能,雷电异能在宫岛御太的身体内游走,他即使精神力异能恢复,也会因为体内的雷电之力而受到制约。

又过了半个小时,七人都已整装待发,两名幸存者进食后,已经能够扶着玻璃墙面走动,但肌肉仍然因为长时间不动,而显得僵硬迟钝。

临出发前,那名J国中年男子拒绝与几人同行,他要去寻找自己的同伴。

行动队的七人没有多说什么,郑穆野留下了一些水和压缩饼干,便指挥几人准本离开。

七名行动队队员,再加上王嘉树和宫岛御太,一共九人一起离开了瞭望室。

王嘉树确实是anti-cover的研究人员,且还是袁方平博士的助手以及学生。他对anti-cover的内部情况颇为了解。

郑穆野答应了王嘉树,如果他能协助行动队完成任务,会在任务中保证他的安全,且在任务完成之后,将他护送回C国。

王嘉树犹豫很久才答应,因为anti-cover如今非常危险。

至于宫岛御太,他很聪明,他清楚自己如果没有利用价值,又在失去异能的情况下,待在FG塔不过等死而已。

他要求跟着行动队,还告诉了郑穆野一些关于anti-cover的信息。最终,郑穆野还是决定带上他,少年虽然怕死了,但心性诡诈,虽然很多问题上不敢说谎,有些问题上却模棱两可,含糊其辞。

带上宫岛御太,并不是郑穆野自大,而是他对自己队友实力的信任,而且他会让人盯着少年。

而其余六人虽然觉得宫岛御太这个少年死不足惜,却绝对不会质疑郑穆野的决定。

然而,离开FG塔的过程,并不顺利。

——————————————

九人在安全楼道内,被铺天盖地的黑腄蚃包围了。

郑穆野立刻指挥道:“水晶(白湜)、炎官(夏天)、建木(林非)跟着我开路,其他人保护幸存者殿后。”

话音刚落,两道雷电沿着阶梯而下,只见两道光亮在昏暗的闪过,将一路上的黑腄蚃都电成了黑炭。

随后两条长长的藤蔓突然甩出,在地面上一扫,瞬时清理出一片空地。

楼道间的空间有限,最多只能并排站两人,打头的是郑穆野和林非,他们身后则是白湜和夏天。

白湜和夏天则负责清扫其它位置的黑腄蚃,金系异能凝成的金属锥,将墙面的黑腄蚃都钉在了墙面。而夏天则是处理漏网之鱼。

陆少彦、夏晴、高彤在队伍的最后,中间是被保护的两名幸存者。

如今,宫岛御太无法使用异能,又因手受伤流了不少血,少年看上去有些虚弱,不过也不能掉以轻心,夏晴虽然抵御着围攻而来的黑腄蚃,但还是时刻注意着他,以防他使坏。

而王嘉树虽然是水系异能者,末世前只不过是文弱的研究人员,如今的异能等阶不过二阶巅峰而已。

水系异能在初期,除了作为移动水库,攻击能力并不强。而如今,异能者们普遍的异能等级都在二阶与三阶之间,四阶不多,五阶六阶更是凤毛麟角。

而行动队队员的异能等级都是普遍高于普通异能者的。

王嘉树见七人配合默契,且游刃有余,很快清理出通道。

不过,黑腄蚃实在是太多,刚清理出的通道,若是不迅速通过,便会有其他黑腄蚃补上。

夏晴因为一直注意着宫岛御太,所以她发现即使'络新妇'死了,黑腄蚃们似乎都刻意地避开他。

夏晴扫了一眼铺天盖地,前赴后继的黑腄蚃,正所谓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这普通黑腄蚃单体作战能力极弱,但数量实在太多,确实不好对付。

夏晴:“黒腄蚃不攻击宫岛御太,让他走在前面。”说完,她极快地用伞兵刀在其手臂上一划,随后将刀面上的血迹,甩向墙面。

只见,血迹沾染的地方,黑腄蚃们纷纷避让。

而夏晴对上宫岛御太漆黑幽深的眼睛,颇有些让人看不透。心中暗道留着这少年,以后恐怕也是个祸害。少年能屈能伸又六亲不认,成长起来必定是狠角色。

这时,站在后面的陆少彦也看到了宫岛御太身上的异常,一边对付黑腄蚃一边说道:“这些黑腄蚃,不会是这变态小子招来的吧?”

夏晴将宫岛御太推向退伍的最前面,边走边说道:“应该不是他招来的,不过他能驱退黑腄蚃,应该是他姐姐的缘故。”

其实姐弟二人因为是血亲,身上的气味不同,但血液中却还用相同的气息,虽然常人无法分辨,但黑腄蚃这种独特食物却是可以的。

再则,宫岛御太长期与黑腄蚃生活在一起,身上自然有黑腄蚃的气息,这些普通的黑腄蚃应该是将他当做了半个同类了。

果然,让宫岛御太打头阵后,黑腄蚃虽然没有完全退却,但攻击已经减弱了不少。

一番周折,九人终于抵达塔底。

离开FG塔后,走不多远,便来到了当初停靠越野车的地方。

越野车是七人座的,坐九人有些挤,夏晴便主动要求,坐在车顶。

越野车车顶有横杆用于固定行李等物,可以充当扶手,倒是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不过,他们如今面临新的问题,越野车油量根本无法维持到到达目的地。

书评(398)

我要评论
  • 一眼用&,男子

    或许那一眼用尽了他最后的生命力,男子的心脏渐渐停止跳动。

  • 年男尸&中年女

    索性由栏杆挡着,中年男尸并没有咬到夏晴。她迅速应对,再次躲过中年女尸的扑咬,一个侧身向楼梯后侧奔去。

  • &狞可怖

    夏晴曾经见过更为狰狞可怖的尸体,这样的怪物并不会让她感到恐惧,只是死人还能行动,这事情未免太过诡异。

  • 下走廊&动。

    夏晴出了房间,顺手将房门带上,门锁发出了轻微的咬合声。扫视一下走廊,而后迅速向走廊楼梯侧移动。

  • 知夏晴&了异变

    夏晴被突然袭击,下意识地往后退,背后抵在楼梯扶手上。谁知夏晴刚避过中年女尸的袭击,就感觉背后血腥气扑鼻而来,原来中年男子的尸体也发生了异变,向夏晴扑咬而来。

  • 即便她&轻微的

    夏晴眼见着活死人离她渐远,她迅速离开衣橱。即便她再小心,她赤脚踩在木地板难免会发出极轻微的声音。

  • 就是一&的磨砂

    卫生间布置简单,除了镜台、陶瓷马桶,就是一处被划分出来,用于淋浴的区域,用一整块落地的磨砂玻璃作为隔挡。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