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J国内始终有百鬼夜行夜行的传说,C国之内亦有《百鬼夜行录》。传说每一年每月的特定日子的夜幕降临时会有百鬼夜行出行。百鬼夜行之说乃虚数,到底有多少种不可以考。百鬼夜行中有一种名为络新嫁娘的鬼怪。传说络新嫁娘为一美人,嫁于领主后不甘寂寞,与人偷欢,被领主意外发现后将其放于满是度相传每年每月的特定日子的夜晚会有百鬼出行。百鬼之说乃是虚数,究竟有多少种不可考。。...

在J国内一直有百鬼夜行的传说,C国之内亦有《百鬼录》。

相传每年每月的特定日子的夜晚会有百鬼出行。百鬼之说乃是虚数,究竟有多少种不可考。

百鬼中有一种名为络新妇的鬼怪。相传络新妇为一美人,嫁于领主后不甘寂寞,与人偷情,被领主发现后将其置于满是度毒蜘蛛的箱体中,任其被蜘蛛噬咬。死后其化为怨灵,与蜘蛛融为一体,成了女郎蜘蛛。诱杀男子,冷酷无情。

女郎蜘蛛的原形便是,上半身是桃李之年的美人,而下半身则与蜘蛛融为一体,酷似黑腄蚃。喜好猎食男子头颅,惧怕火焰。

在J国对鬼的定义有些模糊,不仅仅是鬼,还包括妖和怪。而与百鬼密不可分的便是阴阳师。

供阴阳师驱使的式神中,很大一部分都是百鬼成员。J国神道教文化中,神社中供奉祭拜的很多都不是神,而是J国神话传说中的鬼。

宫岛家就拥有一座神社,供奉的便是鬼。在J国,神社是极为特殊的存在,据说每一座神社中都藏着秘密。

幼时,宫岛御太因为不甚跌落神社内的枯井,拾到了一本手札。手札记录的文字混合J国语和C国语,为了能够看懂手札,宫岛御太开始学习C国语。到如今,以及能够流利地使用C国语。

手札是宫岛家的先人所写,因为带来不祥,而被镇压在井中。手札用的是羊皮纸,外面由牛皮包裹,这才能保存至今。

手札记载了很多匪夷所思的生物,有的是作者亲眼所见,有的则是摘抄的记录,其中便有酷似络新妇的黑腄蚃,以及许多酷似百鬼的生物。

自获得手札后,宫岛御便对其中生物极为痴迷,对阴阳师也有着不可言述的热望。

然而末世的来临,让宫岛御太的痴迷不在仅限于幻想,而是能够成为现实。

对很多人而言可怕的末世,于他而言则是乐园,更何况他还觉醒了精神系异能,他觉得自己能够成为这个世界的主宰。

他认为自己之所以觉醒精神力异能,是因为宫岛家有着阴阳师的血统,他注定要统御百鬼,再振宫岛家的辉煌。

在夏晴看来这是极为中二的想法。而宫岛御太却将之视为自己的终极理想,并付出行动。

宫岛御太第一次见到变异黑腄蚃时,是在anti-cover研究所附近。侥幸从黑腄蚃的围攻中逃脱后,他就有了一个疯狂的想法,他要亲手培育出百鬼,然后使其成为自己的式神。

而第一目标便是百鬼中的络新妇。

他将自己的姐姐作为诱饵,趁机偷了变异黑腄蚃的卵,随后又把即将孵化的黑腄蚃和受伤的姐姐关在一起。每隔一段时间便送去少量的人肉和水。

没错就是人肉,还是死人肉。末世最多的大概就是尸体。人饿在极致时,为了生存,可以干出很多令人发指的事。

在历史中,战乱或灾荒时期,易子而食,析骸而爨,并不少见。

夏晴三人听到此处,依然没有任何表情,不是他们冷血,而是在任务中见过太多。

有的是吃死人,有的是吃活人,也有父母为了让孩子活下去,割肉放血喂养自己的孩子,当然也有人面兽心的父母。

褪去愤怒和憎恶,他们只觉得悲哀和残酷。

为了生存而抛弃人性,是人类的悲哀。

生存环境的日渐恶劣,暴露了人类的兽性,这就是末世的残酷。

而当人类真的泯灭了人性,那才是真正的末日。

这时,宫岛御太的左手手渐渐止了血。突然,他变得激动起来,因为激动身体的动作大了起来,带动了受伤的左手,伤口的鲜血有冒了出来。

这一次,他似乎感觉不到疼痛一般,满脸的兴奋和痴迷。

宫岛御太:“欧内桑,没有死,欧内桑成了络新妇。哈哈哈,我真是天才。”

宫岛御太的姐姐虽然只是普通人,却奇迹般的活了下来。

在又一次送水和食物时,宫岛御太发现屋内的黑腄蚃都死光了,只余一只半人半鬼的'络新妇'。

'络新妇'能够操控所有黑腄蚃,包括变异黑腄蚃。而更不可思议的是,'络新妇'竟然听命于宫岛御太。

夏晴突然想起,第一次看到'络新妇'时,它似乎还保留着人类的意识,流露出强烈的情绪,黑洞洞的眼中满是怨毒和疯狂。

宫岛御太的姐姐即使变成怪物,依然保有一定人类意识,或者说执念更确切。

夏晴猜想这份执念,便是对弟弟的保护。但同时,'络新妇'又因为自己的弟弟而成为怪物,所以怨毒疯狂,却又被执念桎梏。

宫岛御太将'络新妇'视作自己的式神,而其余的黑腄蚃是自己的兵卒。

之后,他便开始饲养黑腄蚃。他原本就是少年,稚气未脱,又加上容貌清秀,更何况还有精神系异能。凭借着这些优势,他很容易便获得了幸存者队伍的信任。

骗取信任后,他伺机将队伍引至黑腄蚃的陷阱,任黑腄蚃捕猎幸存者。

整座FG塔与其说是黑腄蚃老窝,不如说是在宫岛御太的大本营,不知多少幸存者死在宫岛御太的手里。

躺在一旁的王嘉树听到宫岛御太的讲述,极为激动,僵硬的五官变得扭曲,身子似乎也因为愤怒而抖动起来。

郑穆野拔出插在宫岛御太手上的潜水刀,又迅速插在宫岛御太的左手,宫岛御太御太这次感到了剧痛,又痛嚎了一声。

伴随着宫岛御太的呻吟声,郑穆野冷冷地说道:“老实点,接下去的问题,我还是希望你能好好回答,你的回答,我若是不满意……”

随后又是新的一轮刑讯。

——————————————

上午八点五十分

行动队队员七人准备出发,这次行动,他们还带上了两名随行者。

一名是王嘉树,而另一人则是宫岛御太。

书评(97)

我要评论
  • 夏晴一&。

    夏晴一跃而下,方才站稳,离她不远的中年女子的尸体直挺挺坐了起来,慢慢转动头颅,大张着嘴巴露出獠牙,向夏晴扑咬了过来。

  • &尽了他

    或许那一眼用尽了他最后的生命力,男子的心脏渐渐停止跳动。

  • 眼就能&看尽。

    方才,她曾扫过一眼,楼梯后侧是卫生间,卫生间门开着,空间不大陈设简单,一眼就能看尽。

  • 狞可怖&太过诡

    夏晴曾经见过更为狰狞可怖的尸体,这样的怪物并不会让她感到恐惧,只是死人还能行动,这事情未免太过诡异。

  • 脚踩在&难免会

    夏晴眼见着活死人离她渐远,她迅速离开衣橱。即便她再小心,她赤脚踩在木地板难免会发出极轻微的声音。

  • 性格,&她并没

    夏晴的性格,越是遇事越是冷静,虽然现在情况有些怪异,但她并没有慌乱。

  • 两层的&可见的

    房子是两层的别墅,装饰得颇为精致优雅,只是现在显得凌乱,随处可见的血迹,让这里看上去像一处凶案现场。

  • 合声。&,而后

    夏晴出了房间,顺手将房门带上,门锁发出了轻微的咬合声。扫视一下走廊,而后迅速向走廊楼梯侧移动。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