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言之的附属异能,从名字看便知,这类异能难以单独的不存在,要有资源优势才能用出,在异能原有属性的基础上,被赋于另一种非常特殊属性。一般这类异能觉醒之后有两种类型:一类是伴生物型,这类附属异能会随之而来着异能劈头盖脸觉醒之后;另一类则是派生型,随着异能者异能进阶或是外界因通常这类异能觉醒有两种类型:一类是伴生型,这类附属异能会伴随着异能一通觉醒;另一类则是衍生型,随着异能者异能进阶或者外界因素而觉醒的附属异能。。...

所谓的附属异能,从名字看便知,这类异能无法单独存在,必须有依托才能施展,在异能原有属性的基础上,被赋予另一种特殊属性。

通常这类异能觉醒有两种类型:一类是伴生型,这类附属异能会伴随着异能一通觉醒;另一类则是衍生型,随着异能者异能进阶或者外界因素而觉醒的附属异能。

其所谓的外界因素,比如吸收带有附属异能的晶核,便有一定概率拥有晶核中附属异能。

以上两类附属异能觉醒的概率极低,可以说是千不存一,也就是一千名异能中未必会有一人觉醒附属异能。

千分之一,看似不低的概率,可要知道,异能者或者说变异动物产生的概率是几千分之一。可见附属异能觉醒的概率之低。

如今,进入末世不过半年有余,时间尚短,众人对于附属异能几乎见都未曾见过,又因附属异能因其特性,有时极难察觉,连两大基地对于此种异能信息恐怕也是寥寥无几。

其实,夏晴名为'大地之子'的土系异能便是极为罕见的伴生型附属异能与土系异能叠加的结果。

土系异能被赋予了'大地之母'的气息,便带有宽厚,平和,温润,滋养等等特性。

大地被视之为母,其孕育万物,滋养生灵。而大地之子便是大地宠儿,受大地之母庇护,万物爱戴。

若是大地之子能够成长起来,只要立于大地之上便无人能敌。

夏晴对附属异能的了解也尽限于此,连win8也所知有限。夏晴虽然从win8的叙述中,知晓她的异能极为厉害,可如今她不过五阶巅峰,离真正的强大还很远,所以能发挥'大地之子'的实力也不过万一而已。

夏晴打量着晶核,她并未打算吸收晶核,她准备将晶核交给基地,并不是她大公无私。而是如今她并不缺晶核,win8能量池也颇为富足,她对这种暗系附属异能没有兴趣。

夏晴并不贪心,她对自己的异能极为满意,与其钻研一些旁支微末,还不如好好增强自己土系异能的实力。

若是交给基地,凭借基地研究中心的能力,必然能够注意到这颗晶核的不同。

末世的来临,使得以往常用的信息渠道都已无法使用,而末世对于如今的人类是陌生的,充满危机的,所以信息收集与获取也变得尤为重要。而基地的能量远远大于夏晴个人的力量。

正在这时,白湜坐到了夏晴身边。

夏晴看向白湜,如今的白湜还是娃娃脸,一副少年人的模样,只是最初的白皙的皮肤,已经变成了小麦色,精致的五官如同美少年,可如今眉眼中坚毅锋利,平添了几分男子独有的成熟与稳重。

夏晴看着白湜,眼带疑惑。

白湜依然是少有表情,轻声说道:“手。”

夏晴将左手展开放在白湜的眼前,虽然没有痊愈,但已经好了很多,随后道:“没事。”说完便要将手收回。

白湜蹙了蹙眉,抬手便将还未收回的手握住,翻来覆去看了一遍,说道:“丑。”

确实有点丑,不过已经比昨天好了很多,反正能够恢复如初,夏晴倒也不甚在意白湜这么说,还颇为赞同地点了点头,随后将手收了回来。

白湜又看向夏晴,见小丫头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抬手便在夏晴头上不轻不重地拍了两下,又道:“不是很丑。”

这算是安慰吗?

夏晴看了白湜一眼,面无表情的抬手将自己头上的手格开,转了个方向,不再言语。

白湜见夏晴如此,便从携行袋中摸出一颗彩色纸包裹的糖,举到夏晴面前。

夏晴看着眼前糖,有些哭笑不得,真把她当孩子哄了不成,也不知这人什么癖好,随身总是带着糖。

见她不拿,白湜的手便一直举着,一动不动。

夏晴叹气,到底谁是孩子,拿了糖,拆了包装纸,将糖扔进嘴里,橙子味儿的水果糖,味道不错,就是太甜了。

见夏晴接过糖,白湜又从携行袋里摸出一颗糖,放进自己的嘴里。

夏晴将手中的晶核递给白湜,说道:“这晶核有些古怪,给队长。”

FG塔的侦查任务,白湜是他们小队的队长,如今这晶核有异,还是将晶核给他比较妥当。

白湜并未多问,接过晶核,晶核入手,白湜便觉得这晶核内的能量确实古怪,便将晶核塞在携行袋里。

随着海天一线处的光线,渐渐扩大,随后照亮了半片天空。

瞭望室内的,郑穆野、林非、夏天、高彤相继都醒了过来。

宫岛御太依然昏迷不醒,而另外两名幸存者似乎已经恢复了一些,可以眨眼,手指也能够小幅度的动作,但仍没有恢复行动能力。

郑穆野将六人都召集了过来。

“基地指挥中心下达的命令,一、尽快到达研究所,对研究所周围进行侦查,尽可能排除危险,迎接后续部队。二、建立信号站,与基地保持联系。三、如果没有突发情况,后续部队将在明天中午12:00抵达FG市。”

郑穆野说完,看向几人,见几人都听明白了,接着说道:“现在是早上4点15分,9点我们出发前往研究所。在这之前我们要在FG塔建立简易信号站,以及处理三名幸存者。”

随后,郑穆野开始布置任务。

陆少彦、夏天与高彤三人负责前往塔顶建立简易信号站。

因为如今的情况,简易信号站无人维护,所以建立信号站的地方必须安全,且不易受外界环境影响。

昨日,夏天与郑穆野在塔顶发现了一处地方适合建立信号站。陆少彦是电子科技方面是高手,所以主要由他负责信号站的搭建与调试。

而建立信号站所需的供电装置,则是郑穆野他们在FG塔原来的信号发射站中找到的。供电装置并不轻,所以需要至少两人搬运,高彤则主要负责警戒和安全。

剩下的四人,则是要解决三位幸存者的问题。

郑穆野此人不仅是军队精英,而且还是一位刑讯高手。

林非踢了踢躺在地上的宫岛御太,说到:“是真昏迷还是假昏迷。”

夏晴说道:“他昏迷时,对外界的刺激仍有反应,只不过是浅昏迷而已,而且他又是异能者,按理说应该醒了。”

郑穆野直接将手按在宫岛御太的胸口,几道雷电之力在其指尖流窜,随后没入宫岛御太体内。

几乎是雷电之力没入宫岛御太体内瞬间,少年眼睛瞪大如铜铃,脸部的肌肉因电流刺激,无法克制地颤抖,四肢也开始颤抖抽搐。

林非俊秀的脸上带着一丝讥笑,说道:“看来是装不下去了。”

宫岛御太浑身还在颤抖,郑穆野便一把拎住他的后领,将他拖至一角。

少年已经完全清醒,喘着粗气,死死地瞪着郑穆野,他异能稍微恢复,体能雷系异能游走,仅剩的一点异能也无法使用,连身体都无法控制。

郑穆野根本不给少年喘息的机会,拔出潜水刀,插在少年的手上,刀尖没入地面。

躺在地上的宫岛御太遽然一声惨叫,被钉在地上左手处,渗出大量献血。

这少年虽然狠毒,但毕竟只是少年人,即使在末世,因为很早便觉醒了精神系异能,并没有吃过苦,更因自己的异能以为自己无所不能,无法无天。

如今落在别人手里,又无法使用异能,少年第一次体会到恐惧的感觉。

郑穆野冷冷地说道:“你应该听得懂C国语,接下来我问你话,好好回答。”

少年清秀的脸上满是眼泪和鼻涕,浑身颤抖,看着郑穆野时眼中满是畏惧,听到郑穆野等我话,连连点头。

而夏晴、白湜、林非都站在一旁,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切。他们眼中没有怜悯,只有漠然,对于敌人,他们根本不会有多余的怜悯之心。

而随着郑穆野与少年之间的一问一答,三人对这少年有了新的认识。

TMD,这就是一个变态!

书评(399)

我要评论
  • ,随处&像一处

    房子是两层的别墅,装饰得颇为精致优雅,只是现在显得凌乱,随处可见的血迹,让这里看上去像一处凶案现场。

  • 她忍不&处的环

    夏晴睁开眼,感觉视线有些模糊,她忍不住眨了两下,才看清楚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光线有些昏暗,但还是能判断出,自己应该是在衣橱里。

  • &那条手

    活死人听觉似乎并未完全退化,能够准确捕捉到了声音的来源,僵硬得转动头颅,并向着那条手链慢慢移动。

  • 的,地&佛向夏

    似乎是为了证实夏晴的猜想的,地上形容可怖的男子,艰难得睁开眼睛,仿佛向夏晴的方向看了一眼,那一眼的绝望,让夏晴心绪翻腾,一种久违的情绪在她心中涌起。

  • &迅速向

    夏晴出了房间,顺手将房门带上,门锁发出了轻微的咬合声。扫视一下走廊,而后迅速向走廊楼梯侧移动。

  • 生命力&。

    或许那一眼用尽了他最后的生命力,男子的心脏渐渐停止跳动。

  • 向外望&有楼梯

    房间的门半开,夏晴小心得向外望了一眼,外面是走廊,走廊的一侧有楼梯,并没有什么不明生物。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